繁体版 简体版
卡卡小说网 > 科幻 > 全职法师之至尊神灵 > 第135章 逃亡开始

感受到所有的召唤兽全部死亡,黑衣人如遭雷击般,精神瞬间变得恍惚起来,不过他逃跑的动作却并未停下。

然而幸运的是,他是采用了一种特殊的手段来捕获这些次元召唤兽为自己助战,并未与其签订契约,因此避免了对自身精神世界可能造成的损害。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神体拥有者……按常理来说不应该能够再次觉醒第二个魔法系啊!可为何他不仅拥有雷霆之力,还掌握着寒冰与飓风的力量!”黑衣人惊愕地思忖道,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很显然,他陷入了一个荒谬的认知误区,竟然将那天使用雷霆之力与卡特对决的人,异常荒唐地错认成了眼前这位——洛曦……

狂风呼啸着,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撕裂开来。暴雪肆虐,夹杂着刺骨的寒流,无情地袭击着黑衣人。这些恶劣的天气条件,给他的逃亡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阻碍。

原本,黑衣人可以依靠风力自由飞翔,但此刻,在更为猛烈的狂风中,他却举步维艰,难以维持身体的平衡。每一阵风都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试图将他拽向未知的深渊。

刺骨的寒风如凶猛的野兽般撕扯着他的皮肤,像钢针一般无情地穿透他的肌肤,深深地刺入他的骨头,让他陷入无边无际的痛苦包围中。

而那漫天飞舞的冰冷雪花和汹涌寒流,则让他的身躯逐渐失去了知觉。寒冷如同一股强大的魔力,侵蚀着他的皮肤,穿透他的骨髓,使得他的身体变得僵硬无比。

那种寒冰的剧痛,就像是数千万根细针同时扎入体内一般,从表皮一直延伸到五脏六腑,让他痛苦难耐。

面对如此艰难的处境,黑衣人的心中充满了绝望。他瞬间意识到,自己可能无法逃脱这场可怕的灾难。但他并没有放弃,仍然咬牙坚持着,希望能够找到一线生机。

突然间,只听得“砰”地一声巨响,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响彻整个空间。正在使用飓风之翼以惊人速度飞行着的黑衣人如一颗陨石般狠狠地砸向地面,并在大地上砸出了一个深不见底、令人触目惊心的巨型大坑!

“这是怎么回事?!”伴随着惊愕与困惑,黑衣人艰难地从深坑之中慢慢爬起身来。

尽管经历了如此剧烈的撞击,但似乎并没有给他带来丝毫损伤。

他顾不上拍去满身尘土,径直凝视着眼前这个因自己坠落而形成的硕大深坑,眼神中透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然而,黑衣人并未过多关注自身状况,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方才发出巨大声响之处,脸上满是不解与疑惑之情。

那里分明空无一物,可就在刹那之间,他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如同撞上了一面坚不可摧的城墙,正是这股强大阻力致使其骤然跌落。

然而,还没等他来得及深思熟虑,周围的环境就在眨眼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郁郁葱葱、遮天蔽日的森林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抹去一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广袤无垠、波光粼粼的平静海面,一眼望去,除了水之外别无他物。

与此同时,原本洁白无瑕的天空仿佛被一块巨大的黑色帷幕骤然笼罩,将那灿烂明媚的阳光彻底隔绝在外。

而一轮皎洁如玉盘般的明月,则悄然爬上了天幕,成为这片天地间唯一的光源。

这一连串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仅毫无征兆,而且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诡异气息,即便是这位威震天下的神王,此刻也不禁感到有些手足无措。

“风刃·万屠斩!”

黑衣人静静地伫立于波澜不惊的海面之上,心中却如翻江倒海般充满了疑惑与不解。

然而,他深知此刻已无暇再做过多思索,必须果断采取行动才行。

于是乎,他毅然决然地朝着眼前这片神秘而诡异的空间发起了凶猛至极、锐不可当的攻击。

因为死亡的阴霾如同一把高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稍有延误便可能带来灭顶之灾。

即使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也能朦朦胧胧地猜测到——自己现今或许身陷一片人为缔造的异度空间,只要击碎这片空间,便能破局。

虽然他不知道洛曦掌控着比空间系更为神秘的时空系力量;但刚刚洛曦所展露出那源自飓风的强大威能,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摆在眼前。

凭他自身的速度,如果选择暂时逃离一阵子,恐怕亦难以摆脱那位同样深谙飓风之力的至尊神皇的穷追猛打。因此,他决不能虚度哪怕一刹那的光阴。

就在他那怒喝声震耳欲聋之时,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从飓风之中喷涌而出!

眨眼之间,这股力量便汇聚成了数不清的锐利风刃,每一道风刃都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光,如同密密麻麻的雨点一般倾洒而下,覆盖了整个“诡异”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风刃蕴含着足以毁灭天地的恐怖威能,它们就像来自地狱深渊的死亡镰刀,无情地劈向那看上去脆弱不堪的海面。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片平静的海面竟似一面无法撼动的坚固护盾,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击,居然毫发无损,连一丝涟漪也未曾泛起!

此刻,海面宛如一面清澈透明的镜子,完美地映照出了黑衣人的身影,整个场景静谧得恍若一幅定格的画卷。

而高挂于天际的明月,依旧源源不断地散发出那种充满神秘感且摄人心魄的银色光辉,仿佛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一幕仅仅是一场虚幻的梦境罢了。

“这……这怎么可能?!”黑衣人的身体剧烈颤抖着,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了一步,心中恐惧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并如野草般迅速的蔓延。

他实在难以置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一位神王可以称得上是使出全力的一击,其威力足以让对整个位面造成几乎不可挽回的严重伤害,但此刻却连一个异空间都无法击破!

这异空间难道是用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材料打造而成的吗?就算是至尊神皇开创的异空间,也绝对不可能坚固到如此匪夷所思的程度!

“既然咆哮的狂风对此间毫无作用!那燃尽一切的战争之炎呢?!是否能将此间焚烧殆尽?!”

黑衣人并没有彻底失去希望,心中还抱有一丝幻想,他或许已经猜到所有的事情可能都是洛曦干的。

然而,尽管如此,他仍然抱着侥幸心理,渴望能够活下来,逃出这个地方,摆脱死亡的威胁。

所以,就算明知道那位至高无上的神皇很有可能已经追赶上来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决定要继续反抗,试图冲破这片诡异的空间!

在广阔无垠的大海和高悬夜空的明月之间,洛曦静静地躲藏在一个偏僻安静的角落里,默默地欣赏着这场荒唐可笑的闹剧。

他就像一个冷漠的旁观者,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想看看这个跳梁小丑到底能表演到什么程度。

毕竟对他来说,时间多得像那浩瀚无边的海洋一样,根本不在乎把这费一点时间在这么一场无趣的闹剧中。

然而,他深知此刻已无暇再做过多思索,必须果断采取行动才行。

于是乎,他毅然决然地朝着眼前这片神秘而诡异的空间发起了凶猛至极、锐不可当的攻击。

因为死亡的阴霾如同一把高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稍有延误便可能带来灭顶之灾。

即使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也能朦朦胧胧地猜测到——自己现今或许身陷一片人为缔造的异度空间,只要击碎这片空间,便能破局。

虽然他不知道洛曦掌控着比空间系更为神秘的时空系力量;但刚刚洛曦所展露出那源自飓风的强大威能,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摆在眼前。

凭他自身的速度,如果选择暂时逃离一阵子,恐怕亦难以摆脱那位同样深谙飓风之力的至尊神皇的穷追猛打。因此,他决不能虚度哪怕一刹那的光阴。

就在他那怒喝声震耳欲聋之时,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从飓风之中喷涌而出!

眨眼之间,这股力量便汇聚成了数不清的锐利风刃,每一道风刃都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光,如同密密麻麻的雨点一般倾洒而下,覆盖了整个“诡异”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风刃蕴含着足以毁灭天地的恐怖威能,它们就像来自地狱深渊的死亡镰刀,无情地劈向那看上去脆弱不堪的海面。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片平静的海面竟似一面无法撼动的坚固护盾,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击,居然毫发无损,连一丝涟漪也未曾泛起!

此刻,海面宛如一面清澈透明的镜子,完美地映照出了黑衣人的身影,整个场景静谧得恍若一幅定格的画卷。

而高挂于天际的明月,依旧源源不断地散发出那种充满神秘感且摄人心魄的银色光辉,仿佛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一幕仅仅是一场虚幻的梦境罢了。

“这……这怎么可能?!”黑衣人的身体剧烈颤抖着,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了一步,心中恐惧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并如野草般迅速的蔓延。

他实在难以置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一位神王可以称得上是使出全力的一击,其威力足以让对整个位面造成几乎不可挽回的严重伤害,但此刻却连一个异空间都无法击破!

这异空间难道是用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材料打造而成的吗?就算是至尊神皇开创的异空间,也绝对不可能坚固到如此匪夷所思的程度!

“既然咆哮的狂风对此间毫无作用!那燃尽一切的战争之炎呢?!是否能将此间焚烧殆尽?!”

黑衣人并没有彻底失去希望,心中还抱有一丝幻想,他或许已经猜到所有的事情可能都是洛曦干的。

然而,尽管如此,他仍然抱着侥幸心理,渴望能够活下来,逃出这个地方,摆脱死亡的威胁。

所以,就算明知道那位至高无上的神皇很有可能已经追赶上来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决定要继续反抗,试图冲破这片诡异的空间!

在广阔无垠的大海和高悬夜空的明月之间,洛曦静静地躲藏在一个偏僻安静的角落里,默默地欣赏着这场荒唐可笑的闹剧。

他就像一个冷漠的旁观者,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想看看这个跳梁小丑到底能表演到什么程度。

毕竟对他来说,时间多得像那浩瀚无边的海洋一样,根本不在乎把这费一点时间在这么一场无趣的闹剧中。

然而,他深知此刻已无暇再做过多思索,必须果断采取行动才行。

于是乎,他毅然决然地朝着眼前这片神秘而诡异的空间发起了凶猛至极、锐不可当的攻击。

因为死亡的阴霾如同一把高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稍有延误便可能带来灭顶之灾。

即使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也能朦朦胧胧地猜测到——自己现今或许身陷一片人为缔造的异度空间,只要击碎这片空间,便能破局。

虽然他不知道洛曦掌控着比空间系更为神秘的时空系力量;但刚刚洛曦所展露出那源自飓风的强大威能,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摆在眼前。

凭他自身的速度,如果选择暂时逃离一阵子,恐怕亦难以摆脱那位同样深谙飓风之力的至尊神皇的穷追猛打。因此,他决不能虚度哪怕一刹那的光阴。

就在他那怒喝声震耳欲聋之时,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从飓风之中喷涌而出!

眨眼之间,这股力量便汇聚成了数不清的锐利风刃,每一道风刃都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光,如同密密麻麻的雨点一般倾洒而下,覆盖了整个“诡异”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风刃蕴含着足以毁灭天地的恐怖威能,它们就像来自地狱深渊的死亡镰刀,无情地劈向那看上去脆弱不堪的海面。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片平静的海面竟似一面无法撼动的坚固护盾,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击,居然毫发无损,连一丝涟漪也未曾泛起!

此刻,海面宛如一面清澈透明的镜子,完美地映照出了黑衣人的身影,整个场景静谧得恍若一幅定格的画卷。

而高挂于天际的明月,依旧源源不断地散发出那种充满神秘感且摄人心魄的银色光辉,仿佛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一幕仅仅是一场虚幻的梦境罢了。

“这……这怎么可能?!”黑衣人的身体剧烈颤抖着,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了一步,心中恐惧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并如野草般迅速的蔓延。

他实在难以置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一位神王可以称得上是使出全力的一击,其威力足以让对整个位面造成几乎不可挽回的严重伤害,但此刻却连一个异空间都无法击破!

这异空间难道是用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材料打造而成的吗?就算是至尊神皇开创的异空间,也绝对不可能坚固到如此匪夷所思的程度!

“既然咆哮的狂风对此间毫无作用!那燃尽一切的战争之炎呢?!是否能将此间焚烧殆尽?!”

黑衣人并没有彻底失去希望,心中还抱有一丝幻想,他或许已经猜到所有的事情可能都是洛曦干的。

然而,尽管如此,他仍然抱着侥幸心理,渴望能够活下来,逃出这个地方,摆脱死亡的威胁。

所以,就算明知道那位至高无上的神皇很有可能已经追赶上来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决定要继续反抗,试图冲破这片诡异的空间!

在广阔无垠的大海和高悬夜空的明月之间,洛曦静静地躲藏在一个偏僻安静的角落里,默默地欣赏着这场荒唐可笑的闹剧。

他就像一个冷漠的旁观者,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想看看这个跳梁小丑到底能表演到什么程度。

毕竟对他来说,时间多得像那浩瀚无边的海洋一样,根本不在乎把这费一点时间在这么一场无趣的闹剧中。

然而,他深知此刻已无暇再做过多思索,必须果断采取行动才行。

于是乎,他毅然决然地朝着眼前这片神秘而诡异的空间发起了凶猛至极、锐不可当的攻击。

因为死亡的阴霾如同一把高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稍有延误便可能带来灭顶之灾。

即使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也能朦朦胧胧地猜测到——自己现今或许身陷一片人为缔造的异度空间,只要击碎这片空间,便能破局。

虽然他不知道洛曦掌控着比空间系更为神秘的时空系力量;但刚刚洛曦所展露出那源自飓风的强大威能,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摆在眼前。

凭他自身的速度,如果选择暂时逃离一阵子,恐怕亦难以摆脱那位同样深谙飓风之力的至尊神皇的穷追猛打。因此,他决不能虚度哪怕一刹那的光阴。

就在他那怒喝声震耳欲聋之时,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从飓风之中喷涌而出!

眨眼之间,这股力量便汇聚成了数不清的锐利风刃,每一道风刃都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光,如同密密麻麻的雨点一般倾洒而下,覆盖了整个“诡异”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风刃蕴含着足以毁灭天地的恐怖威能,它们就像来自地狱深渊的死亡镰刀,无情地劈向那看上去脆弱不堪的海面。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片平静的海面竟似一面无法撼动的坚固护盾,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击,居然毫发无损,连一丝涟漪也未曾泛起!

此刻,海面宛如一面清澈透明的镜子,完美地映照出了黑衣人的身影,整个场景静谧得恍若一幅定格的画卷。

而高挂于天际的明月,依旧源源不断地散发出那种充满神秘感且摄人心魄的银色光辉,仿佛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一幕仅仅是一场虚幻的梦境罢了。

“这……这怎么可能?!”黑衣人的身体剧烈颤抖着,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了一步,心中恐惧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并如野草般迅速的蔓延。

他实在难以置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一位神王可以称得上是使出全力的一击,其威力足以让对整个位面造成几乎不可挽回的严重伤害,但此刻却连一个异空间都无法击破!

这异空间难道是用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材料打造而成的吗?就算是至尊神皇开创的异空间,也绝对不可能坚固到如此匪夷所思的程度!

“既然咆哮的狂风对此间毫无作用!那燃尽一切的战争之炎呢?!是否能将此间焚烧殆尽?!”

黑衣人并没有彻底失去希望,心中还抱有一丝幻想,他或许已经猜到所有的事情可能都是洛曦干的。

然而,尽管如此,他仍然抱着侥幸心理,渴望能够活下来,逃出这个地方,摆脱死亡的威胁。

所以,就算明知道那位至高无上的神皇很有可能已经追赶上来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决定要继续反抗,试图冲破这片诡异的空间!

在广阔无垠的大海和高悬夜空的明月之间,洛曦静静地躲藏在一个偏僻安静的角落里,默默地欣赏着这场荒唐可笑的闹剧。

他就像一个冷漠的旁观者,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想看看这个跳梁小丑到底能表演到什么程度。

毕竟对他来说,时间多得像那浩瀚无边的海洋一样,根本不在乎把这费一点时间在这么一场无趣的闹剧中。

然而,他深知此刻已无暇再做过多思索,必须果断采取行动才行。

于是乎,他毅然决然地朝着眼前这片神秘而诡异的空间发起了凶猛至极、锐不可当的攻击。

因为死亡的阴霾如同一把高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稍有延误便可能带来灭顶之灾。

即使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也能朦朦胧胧地猜测到——自己现今或许身陷一片人为缔造的异度空间,只要击碎这片空间,便能破局。

虽然他不知道洛曦掌控着比空间系更为神秘的时空系力量;但刚刚洛曦所展露出那源自飓风的强大威能,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摆在眼前。

凭他自身的速度,如果选择暂时逃离一阵子,恐怕亦难以摆脱那位同样深谙飓风之力的至尊神皇的穷追猛打。因此,他决不能虚度哪怕一刹那的光阴。

就在他那怒喝声震耳欲聋之时,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从飓风之中喷涌而出!

眨眼之间,这股力量便汇聚成了数不清的锐利风刃,每一道风刃都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光,如同密密麻麻的雨点一般倾洒而下,覆盖了整个“诡异”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风刃蕴含着足以毁灭天地的恐怖威能,它们就像来自地狱深渊的死亡镰刀,无情地劈向那看上去脆弱不堪的海面。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片平静的海面竟似一面无法撼动的坚固护盾,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击,居然毫发无损,连一丝涟漪也未曾泛起!

此刻,海面宛如一面清澈透明的镜子,完美地映照出了黑衣人的身影,整个场景静谧得恍若一幅定格的画卷。

而高挂于天际的明月,依旧源源不断地散发出那种充满神秘感且摄人心魄的银色光辉,仿佛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一幕仅仅是一场虚幻的梦境罢了。

“这……这怎么可能?!”黑衣人的身体剧烈颤抖着,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了一步,心中恐惧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并如野草般迅速的蔓延。

他实在难以置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一位神王可以称得上是使出全力的一击,其威力足以让对整个位面造成几乎不可挽回的严重伤害,但此刻却连一个异空间都无法击破!

这异空间难道是用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材料打造而成的吗?就算是至尊神皇开创的异空间,也绝对不可能坚固到如此匪夷所思的程度!

“既然咆哮的狂风对此间毫无作用!那燃尽一切的战争之炎呢?!是否能将此间焚烧殆尽?!”

黑衣人并没有彻底失去希望,心中还抱有一丝幻想,他或许已经猜到所有的事情可能都是洛曦干的。

然而,尽管如此,他仍然抱着侥幸心理,渴望能够活下来,逃出这个地方,摆脱死亡的威胁。

所以,就算明知道那位至高无上的神皇很有可能已经追赶上来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决定要继续反抗,试图冲破这片诡异的空间!

在广阔无垠的大海和高悬夜空的明月之间,洛曦静静地躲藏在一个偏僻安静的角落里,默默地欣赏着这场荒唐可笑的闹剧。

他就像一个冷漠的旁观者,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想看看这个跳梁小丑到底能表演到什么程度。

毕竟对他来说,时间多得像那浩瀚无边的海洋一样,根本不在乎把这费一点时间在这么一场无趣的闹剧中。

然而,他深知此刻已无暇再做过多思索,必须果断采取行动才行。

于是乎,他毅然决然地朝着眼前这片神秘而诡异的空间发起了凶猛至极、锐不可当的攻击。

因为死亡的阴霾如同一把高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稍有延误便可能带来灭顶之灾。

即使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也能朦朦胧胧地猜测到——自己现今或许身陷一片人为缔造的异度空间,只要击碎这片空间,便能破局。

虽然他不知道洛曦掌控着比空间系更为神秘的时空系力量;但刚刚洛曦所展露出那源自飓风的强大威能,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摆在眼前。

凭他自身的速度,如果选择暂时逃离一阵子,恐怕亦难以摆脱那位同样深谙飓风之力的至尊神皇的穷追猛打。因此,他决不能虚度哪怕一刹那的光阴。

就在他那怒喝声震耳欲聋之时,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从飓风之中喷涌而出!

眨眼之间,这股力量便汇聚成了数不清的锐利风刃,每一道风刃都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光,如同密密麻麻的雨点一般倾洒而下,覆盖了整个“诡异”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风刃蕴含着足以毁灭天地的恐怖威能,它们就像来自地狱深渊的死亡镰刀,无情地劈向那看上去脆弱不堪的海面。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片平静的海面竟似一面无法撼动的坚固护盾,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击,居然毫发无损,连一丝涟漪也未曾泛起!

此刻,海面宛如一面清澈透明的镜子,完美地映照出了黑衣人的身影,整个场景静谧得恍若一幅定格的画卷。

而高挂于天际的明月,依旧源源不断地散发出那种充满神秘感且摄人心魄的银色光辉,仿佛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一幕仅仅是一场虚幻的梦境罢了。

“这……这怎么可能?!”黑衣人的身体剧烈颤抖着,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了一步,心中恐惧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并如野草般迅速的蔓延。

他实在难以置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一位神王可以称得上是使出全力的一击,其威力足以让对整个位面造成几乎不可挽回的严重伤害,但此刻却连一个异空间都无法击破!

这异空间难道是用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材料打造而成的吗?就算是至尊神皇开创的异空间,也绝对不可能坚固到如此匪夷所思的程度!

“既然咆哮的狂风对此间毫无作用!那燃尽一切的战争之炎呢?!是否能将此间焚烧殆尽?!”

黑衣人并没有彻底失去希望,心中还抱有一丝幻想,他或许已经猜到所有的事情可能都是洛曦干的。

然而,尽管如此,他仍然抱着侥幸心理,渴望能够活下来,逃出这个地方,摆脱死亡的威胁。

所以,就算明知道那位至高无上的神皇很有可能已经追赶上来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决定要继续反抗,试图冲破这片诡异的空间!

在广阔无垠的大海和高悬夜空的明月之间,洛曦静静地躲藏在一个偏僻安静的角落里,默默地欣赏着这场荒唐可笑的闹剧。

他就像一个冷漠的旁观者,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想看看这个跳梁小丑到底能表演到什么程度。

毕竟对他来说,时间多得像那浩瀚无边的海洋一样,根本不在乎把这费一点时间在这么一场无趣的闹剧中。

然而,他深知此刻已无暇再做过多思索,必须果断采取行动才行。

于是乎,他毅然决然地朝着眼前这片神秘而诡异的空间发起了凶猛至极、锐不可当的攻击。

因为死亡的阴霾如同一把高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稍有延误便可能带来灭顶之灾。

即使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也能朦朦胧胧地猜测到——自己现今或许身陷一片人为缔造的异度空间,只要击碎这片空间,便能破局。

虽然他不知道洛曦掌控着比空间系更为神秘的时空系力量;但刚刚洛曦所展露出那源自飓风的强大威能,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摆在眼前。

凭他自身的速度,如果选择暂时逃离一阵子,恐怕亦难以摆脱那位同样深谙飓风之力的至尊神皇的穷追猛打。因此,他决不能虚度哪怕一刹那的光阴。

就在他那怒喝声震耳欲聋之时,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从飓风之中喷涌而出!

眨眼之间,这股力量便汇聚成了数不清的锐利风刃,每一道风刃都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光,如同密密麻麻的雨点一般倾洒而下,覆盖了整个“诡异”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风刃蕴含着足以毁灭天地的恐怖威能,它们就像来自地狱深渊的死亡镰刀,无情地劈向那看上去脆弱不堪的海面。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片平静的海面竟似一面无法撼动的坚固护盾,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击,居然毫发无损,连一丝涟漪也未曾泛起!

此刻,海面宛如一面清澈透明的镜子,完美地映照出了黑衣人的身影,整个场景静谧得恍若一幅定格的画卷。

而高挂于天际的明月,依旧源源不断地散发出那种充满神秘感且摄人心魄的银色光辉,仿佛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一幕仅仅是一场虚幻的梦境罢了。

“这……这怎么可能?!”黑衣人的身体剧烈颤抖着,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了一步,心中恐惧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并如野草般迅速的蔓延。

他实在难以置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一位神王可以称得上是使出全力的一击,其威力足以让对整个位面造成几乎不可挽回的严重伤害,但此刻却连一个异空间都无法击破!

这异空间难道是用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材料打造而成的吗?就算是至尊神皇开创的异空间,也绝对不可能坚固到如此匪夷所思的程度!

“既然咆哮的狂风对此间毫无作用!那燃尽一切的战争之炎呢?!是否能将此间焚烧殆尽?!”

黑衣人并没有彻底失去希望,心中还抱有一丝幻想,他或许已经猜到所有的事情可能都是洛曦干的。

然而,尽管如此,他仍然抱着侥幸心理,渴望能够活下来,逃出这个地方,摆脱死亡的威胁。

所以,就算明知道那位至高无上的神皇很有可能已经追赶上来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决定要继续反抗,试图冲破这片诡异的空间!

在广阔无垠的大海和高悬夜空的明月之间,洛曦静静地躲藏在一个偏僻安静的角落里,默默地欣赏着这场荒唐可笑的闹剧。

他就像一个冷漠的旁观者,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想看看这个跳梁小丑到底能表演到什么程度。

毕竟对他来说,时间多得像那浩瀚无边的海洋一样,根本不在乎把这费一点时间在这么一场无趣的闹剧中。

然而,他深知此刻已无暇再做过多思索,必须果断采取行动才行。

于是乎,他毅然决然地朝着眼前这片神秘而诡异的空间发起了凶猛至极、锐不可当的攻击。

因为死亡的阴霾如同一把高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稍有延误便可能带来灭顶之灾。

即使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也能朦朦胧胧地猜测到——自己现今或许身陷一片人为缔造的异度空间,只要击碎这片空间,便能破局。

虽然他不知道洛曦掌控着比空间系更为神秘的时空系力量;但刚刚洛曦所展露出那源自飓风的强大威能,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摆在眼前。

凭他自身的速度,如果选择暂时逃离一阵子,恐怕亦难以摆脱那位同样深谙飓风之力的至尊神皇的穷追猛打。因此,他决不能虚度哪怕一刹那的光阴。

就在他那怒喝声震耳欲聋之时,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从飓风之中喷涌而出!

眨眼之间,这股力量便汇聚成了数不清的锐利风刃,每一道风刃都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光,如同密密麻麻的雨点一般倾洒而下,覆盖了整个“诡异”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风刃蕴含着足以毁灭天地的恐怖威能,它们就像来自地狱深渊的死亡镰刀,无情地劈向那看上去脆弱不堪的海面。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片平静的海面竟似一面无法撼动的坚固护盾,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击,居然毫发无损,连一丝涟漪也未曾泛起!

此刻,海面宛如一面清澈透明的镜子,完美地映照出了黑衣人的身影,整个场景静谧得恍若一幅定格的画卷。

而高挂于天际的明月,依旧源源不断地散发出那种充满神秘感且摄人心魄的银色光辉,仿佛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一幕仅仅是一场虚幻的梦境罢了。

“这……这怎么可能?!”黑衣人的身体剧烈颤抖着,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了一步,心中恐惧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并如野草般迅速的蔓延。

他实在难以置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一位神王可以称得上是使出全力的一击,其威力足以让对整个位面造成几乎不可挽回的严重伤害,但此刻却连一个异空间都无法击破!

这异空间难道是用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材料打造而成的吗?就算是至尊神皇开创的异空间,也绝对不可能坚固到如此匪夷所思的程度!

“既然咆哮的狂风对此间毫无作用!那燃尽一切的战争之炎呢?!是否能将此间焚烧殆尽?!”

黑衣人并没有彻底失去希望,心中还抱有一丝幻想,他或许已经猜到所有的事情可能都是洛曦干的。

然而,尽管如此,他仍然抱着侥幸心理,渴望能够活下来,逃出这个地方,摆脱死亡的威胁。

所以,就算明知道那位至高无上的神皇很有可能已经追赶上来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决定要继续反抗,试图冲破这片诡异的空间!

在广阔无垠的大海和高悬夜空的明月之间,洛曦静静地躲藏在一个偏僻安静的角落里,默默地欣赏着这场荒唐可笑的闹剧。

他就像一个冷漠的旁观者,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想看看这个跳梁小丑到底能表演到什么程度。

毕竟对他来说,时间多得像那浩瀚无边的海洋一样,根本不在乎把这费一点时间在这么一场无趣的闹剧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