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卡卡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他似青山 > 第30章 比试

西凉尚武,此番进贡带来了不少骏马。京中不少贵族子弟跃跃欲试,林泉受命接待使臣,命家中长子联合钟氏、王氏等家族共同举办了一场马球比赛。

马球比赛比赛在皇家马场举行,为表对西凉的重视,太子和三皇子,霍渊等朝中四品以上官眷才可参加。

一时京中贵族子弟和贵女们无不向往,虽然许之心已被赐婚霍渊,但因着阿古图的原因,许之诺并不赞同她去,她虽然觉得老友相见难得,却是实在没想过与阿古图有什么牵扯。既然注定不是一路人,也没必要给人希望。

霍渊本不欲来此,他之所以来,不过是想看一看西凉进贡的种马是否优质。

至于阿古图,那日过后他特意问过许之心,得知是幼年偶遇的朋友,她并无别的心思。她这样说,他便这样相信。

潜在情敌,对于已经被赐婚的霍渊来说,已不再具有威胁。

本次马球比赛的头彩是一匹纯种汗血宝马,它高大神勇,让参赛的众位男子情绪激动,个个都跃跃欲试。

队伍以抽签选出,以王膑、林桢、钟易轩为首的甲组,以谢询、谢谨、阿古图为首的乙组。

彩头是西凉所出,阿古图参赛只为两国友谊,并不为奖励。

北面的看台上,各家贵女矜持又兴奋的等待着比赛开始。

一些新进的文人仕子和未上场的贵族子弟也在一旁纷纷嚷嚷,忍不住下注賭个输赢。

霍渊环顾四周,并未发现什么异常,许之诺与西凉使臣边走边说着什么。

霍渊抬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所及之处,比武台中央,高大的匾额中间有一只黑色的隼。

看体型还未成年,可气势却十足,时不时悠闲的挥着翅膀,仿佛在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比赛一触即发,京中贵族子弟自小学习君子六艺,能上场的自然实力不低。

甲组率先进得两球,乙组有阿古图这个新手在,难免配合还不娴熟。

凭着谢谨的高人气和阿古图英俊帅气的外表,即便乙组暂时落后,也获得不少呼声。

许之诺还在和使者攀谈,霍渊分神看了看赛场。

只见谢询的坐骑脚步怪异,果不其然,眉头微皱的瞬间。

连人带马前翻落地,谢询被甩出三米开外,马匹登时倒地不起,奄奄一息。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比赛不得不暂时中断,谢询右手手骨脱臼,双膝不同程度擦伤,只能下场换人。

霍渊将马匹全身检查一番,并未发现伤处。

未来得及多想,便被谢谨抓了壮丁,只因他看中了那匹宝马。

如此一来,谢谨,霍渊和阿古图为一组继续上场。

许之诺见有人受伤,特意交代阿古图几句,让他不必太在意结果,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对西凉王子来说,安全更重要。

阿古图对许之诺说了几句什么,谢谨和霍渊都听不懂。

许之诺只是笑着回了两句,随后又对谢谨和霍渊二人说到:“他说你们二人还是用自己的马,方才谢询就执意用西凉的战马,他劝也没劝住。”

谢谨闻之一笑,霍渊脑海闪过一丝想法,却被锣鼓声打断,比赛又开始了。

京中贵族子弟的消遣活动,霍渊是没怎么参加过的。

但打马球规则简单,更多的是力量与准头的较量,而这些,他早已是其中佼佼者。

因此,几个回合下来,乙组由零比四球逐渐追平比分,然后又以绝对优势的九比四领先。

谢谨和霍渊配合默契,让对方无从下手,或许因为阿古图是新手,惨遭对方全力堵截。

一场比赛还未结束,他已有些精疲力竭。

霍渊将球传给谢谨,余光瞄到阿古图,只见王膑的马球杆即将扫向他的坐骑前蹄。

说时迟,那时快,霍渊长臂一伸,将阿古图拽至身后。

下一瞬,那坐骑陡然跪下,由于惯性,侧翻摔倒在地。

阿古图在霍渊身后还未坐好,嘴里骂了两句,此时谢谨早已将最后一球打进对方球门。

十比四,乙组获胜。

林桢几人上前与阿古图赔罪,许之诺依言翻译。

霍渊盯着几人看了一会儿,眸色深沉,并不言语。

阿古图亦不是小气之人,虽有意外,倒底并未受伤,此事就此揭过。

谢谨如愿获得心爱的宝马,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许之诺却还在跟阿古图说些什么,又指了指那只隼。

阿古图显然有些为难,霍渊问许之诺所求为何。

“我欲向西凉王子购买那只隼,可他不卖。”许之诺无奈道,从前兄妹二人落魄时,许之心就提到西凉的战马和隼。

忠心又虔诚,坚定又自由。许之心的心愿之一,便是能养一只属于自己的隼。

“你问他如何才肯割爱。”

两人又是一番交谈,霍渊只能凭借肢体动作猜测一二。

只见两人似乎商量好了一同朝演武台而去,霍渊只得跟上。

“他说什么?”

“他要跟我比射箭。”许之诺不算自信的说道。

霍渊随口问他是否有把握,许之诺沉默半晌。

“只能尽力而为吧,这只隼,是盼儿一直想要的。”

霍渊默然片刻,“跟他说,我和他比。”

许之诺深深地看他一眼,点点头。

阿古图对霍渊有些好感,方才下马就立刻用简单的汉话表达了感谢,此时得知他要与他比箭术,自然无有不应的。

百步距离,每人五发,射中靶心为中,谁的数量多谁获胜。

靶心面积小,先中者将位置射满,则会给后者增加射中靶心的难度。

第一发在呼声停止时两人同时射出,先者为胜,拥有优先权。

阿古图自然是不愿让出隼的,因为这本就是他打算送给盼儿的。

奈何许之诺文质彬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所以,他才愿意给他一次机会。但,箭之一道,他是拥有绝对自信的。

鼓声将停,阿古图目光如炬,如鹰般的利眸顺着箭枝飞出去,嘴里念着帕尔。

霍渊也是势在必得,沉稳的搭起弓箭,只是在听到那声“盼儿”时愣了一瞬,慢了一步。

阿古图取的优先权,许之诺有些担心,毕竟他是在马背上长大的,而世子霍渊已经从文两年多…

事实证明,阿古图并不是盲目自信。

五支箭,全部正中靶心。

一旁的谢谨等人只管看戏,这西凉王子果然有两把刷子。

霍渊看了看许之诺,取出与阿古图不同颜色的箭枝。

抬臂,拉弓,发射。一气呵成,正中靶心!

且,正中的同时,挤掉了阿古图的箭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