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卡卡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殿下臣 > 第22章 海誓(上)

薛真卿的目光落在两月未见的赵凌云身上,久久停留……犹记上次见面时,他正立于高殿之上,一身绯红、喜袍锦绣,迎八方朝贺,春风得意小登科;而她自己虽然情场失意,却也还是西楚太常府的骄矜贵女。

而今,一个国破西逃,一个家毁人亡。

大厦倾颓,昔日,西楚的富贵檐下燕,一夜之间,皆流落成丧家之犬。

倏忽间,百般滋味涌上心头,犹如愁渊扬波、苦海翻涛。

薛真卿很想问问赵凌云,为什么另娶他人……也想告诉他,因为他的一支簪子,断送了薛伯安的性命……她更想知道,在这些生死未卜、前途迷离的日子里,赵凌云可曾惦记过自己……

赵璃俐适才一时冲动之下脱口而出的话音还在隐隐刺痛她的耳膜、直锥她的心房。

为了寻回赵凌云的信物,她间接害死了胞兄薛伯安,此番进山又弄丢了薛云岫。

她对赵凌云是怨、是愤,对自己则是恨。

千言万语哽在喉间,薛真卿双手紧紧攥着拳头,她盯着赵凌云,仿佛一眨眼,蓄积多日的眼泪就会决堤。

赵凌云面对薛真卿时也没比薛真卿好到哪里去。

他喉间发紧口舌干涩,纵使平日里舌灿莲花巧言善辩,此间面对薛真卿亦是张口结舌无语凝噎。庐阳破城以来,他想见又怕见的,便是眼前的薛真卿。

因为“背信弃义违背青梅之约”已是既成事实。自己曾设想过对薛真卿的补偿,如今西楚半壁江山沦陷,费尽心机争取来的晋王头衔眼下也不能为他自己带来任何特权,终是无力实现自己的愿望。

镜花水月一场泡影,他对薛真卿、对自己都缺个交代。

亏欠之意令赵凌云三缄其口又心念百转。

四目相交,薛真卿猛然转身,跑出了正厅。

“卿儿!”赵凌云喊着,不假思索,紧跟着跑了出去。

俩人一前一后,跑进了山中沉沉夜色里。

李崇无可奈何地隔空用手指虚点了下赵璃俐,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说道:

“诶,你啊……口舌招尤。”

赵璃俐自知适才在气急之下口不择言的话语,犹如一柄利刃,来回捅插着薛真卿的心房,令其痛入骨髓、鲜血淋漓。又似一双无情巨手,在堂上众人面前扒掉了薛真卿的最后一件里衣,那件“里衣”唤作“体面”。

本来薛真卿与赵凌云私定终身却遭抛弃的事情是桩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在座的,除了王猛,谁都知道,不过谁也不会宣之于口。而今赵璃俐却当着两位当事人的面,把话捅破。难怪薛真卿会难堪。

她吐了吐舌头,吃错吃瘪,垂首不再多言。

李崇倏地转头又问王猛:

“薛家大小姐没找到?你确定找遍了整座山没有遗漏?”

“可不!犄角旮旯都翻遍了,连个影儿都没见着啊!”王猛山前山后一通跑,正觉得口干舌燥,猛灌了一碗水,胡子拉碴的下巴上还挂着仰脖喝水时洒落的水珠,叨叨着,“不仅没找着小娘子的姐姐,也没看见关在柴房里那位的手下。”

“诶,大当家的,你说,会不会是那些南燕官兵带走了薛家大小姐?”

李崇听得王猛唤他“大当家”,多少还是有些不自在,胸中腹诽,“我是兵,你是匪,本该水火难容,若不是这乱世,怎会同流合污?”

他不禁轻啧了一声,沉吟片刻后,肯定了王猛的猜测,说道:

“这也不无可能。”

王猛一拍大腿,大喝一声:

“啊呀!坏了坏了!那可坏了!大当家的,您想想,一个女人落在一群兵蛋子的手里,只怕……只怕……那四个字怎么说来着?”

“凶多吉少!”一旁的赵璃俐补充道。

王猛附和:“对,凶多吉少、凶多吉少。”

“不会”,李崇斩钉截铁地否了王猛的担心,笃定地分析道,“薛家大小姐若是被南燕军士捉走,这反倒是安全了,要知道南燕带兵的皇子和几位将军皆治军严明,军规森严,燕皇慕容煜又素以仁政治理南燕,‘与民秋毫无犯’是他们军规里首当其冲的第一条。南燕军绝不会为难一个女子。”

“你小子常居山中不知这些很正常,治国治军的门道,以及这些个各国皇权的巩固与维持、颠覆与迭代,里面尽是门门道道弯弯绕绕的帝王心术,我说与你听……”

正厅里的三人围坐,聊起了南燕慕容氏。

……

正厅外,薛真卿与赵凌云双双跑远的身影则融进深山春寒的沉沉夜色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