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卡卡小说网 > 科幻 > 快穿:攻略反派进行中 > 第237章 ABO24

宋弛倒是不担心自己,虽然133总掉链子,但关键时候还是很好用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反正只要我们注意就行,现在我还是继续带你逛学校吧。”宋弛达到了叮嘱明之渝的目的后,便不打算再进行这个话题了,难得在军训期间有机会和明之渝相处,那肯定得好好把握呀。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两人黏黏糊糊的逛学校……

因为宋弛的提醒,明之渝一回家就和明之恪讲了这件事了。

明之恪本来就觉得上次的事情有诸多疑点,只是当时牵涉的人太多,无法判断是否是针对明家,不知该从哪里调查?

宋弛的猜测倒是给了他新的方向。

“哥哥,你说宋弛他会不会有危险呀?”明之渝还是担心,之前宋弛被林泽他们欺负耽误场景,让他印象非常深刻,这次的陆兆燃这是家世还是手段都高林泽一大截,他属实是不放心。

“你就是瞎操心,能得出这样猜测的人,怎么可能没有点手段?”明之恪觉得宋弛以前不反抗林徐安等人,那纯粹就是藏拙,不可能真的任人宰割,也只有他这个傻弟弟才会一直担心宋弛会受欺负。

“可是……”明之渝还想说点什么。

“啧,你放心好了,第一,军校里有我认识的人,我让他帮你注意注意,可以了吧。”明之恪无奈道,他这个弟弟就爱操空心。

“嘿嘿,谢谢哥哥,哥哥最好了!”明之渝屁颠屁颠跑到明之恪背后,开始揉肩。

“哼,也就这个时候你才会装乖,说我好。”明之恪话虽然是这么说,整个人肉眼可见的开心起来。

……

明之渝那边的情况,宋弛大概能猜到,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倒是未黎这边,要危险一点。

“未黎,我可以坐这里吗?”宋弛端着餐盘,找到了未黎。

未黎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一眼,虽然宋弛帮了他,但平常两人是没什么交集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突然找他聊天了:“可以。”

宋弛得到允许后,便坐了下来:“有人在看你,你发现了吗。”

未黎顿了顿,抬眼看了看宋弛,对方埋头专心致志在吃饭,连个眼神都没给他,仿佛他刚刚听到对方说的话只是错觉罢了。

“继续吃,反应别这么大,那个陆兆燃的眼神都快把我给吃了。”宋弛已经往嘴里扒拉着饭菜,有些无奈。

未黎这才低下头,慢条斯理地吃饭:“这次你又想提醒我什么?”

“我感觉那个陆兆燃看上你了,你小心点,他可能脑子不太正常。”宋弛毫无负担的诋毁陆兆燃。

“你在开玩笑吗?他一个优质alpha我可能看上我这个平平无奇的beta。”未黎紧皱着眉头,对宋弛说的话表示不赞同。

“真的只是普通beta吗?”宋弛突然就这么一句。

未黎顿住了,他并没有太过意外,心想果然如此,宋弛之前的说辞勉强能让人相信,但就因为怀疑,就帮他找omega抑制剂,实在是太过牵强了,除非对方能够确认他是个o,但宋弛一直也没提过,他本来也存在侥幸心理,或许宋弛就是这样的。

但今天明之渝的到来让他觉得他肯定早就暴露了。

对方对他那样热情,大概率是因为他是个omega,宋弛之所以不阻止明之渝和他那样亲近,想必是早就知道他也是omega。

“怎么发现的?”

“天赋好,自然也能闻得到,我觉得陆兆燃也知道你是个omega,而且很快便会对你下手的。”

宋弛只打算提醒到这里,后续如何,就看未黎自己的造化了,他并不打算改变过度干预。

原剧情中,除了明之渝偶尔的帮助外,未黎全程都是靠自己,只有这样才配成为这个世界的男主。

因为宋弛轻易就发现了他是个omega,所以未黎对宋弛说的话很是重视,并不觉得对方是空穴来风:“我会小心的,谢谢。”

“嗯。”宋弛达到目的了,便想离开了,顶着陆兆燃的视线吃饭,实在是不舒服。

“为什么又帮我了,按照你的性格来说,应该不会多管闲事的。”

“我说过了,渝渝很喜欢你,想和你做朋友。”宋弛扔下这句话就端着餐盘离开了。

未黎了然地点点头,脑海里浮现出明之渝笑容明媚,像个小太阳的样子,如果是这样的话,确实一切都能说得通,未黎不再怀疑了。

训练很辛苦,但也逐渐接近尾声了,军训结束的那天,还有一个汇报表演。

每个班都会选择出一个最优秀的标兵,标兵除了带领大家接受检阅外,还会获得一颗星星。

第一军校中的学生,每一年获得5颗星星的学生,就有资格参加实践演练活动。

能参加演练活动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只要连续三年,都能够在演练活动中取得优异的成绩,就能有前往第一到第六军团执行任务的资格。

如果在第一到第六军团中表现优异,就可以免掉参军考试,直接担任军团要职。

这是特别困难的,除了自身能力特别优秀外,还要能够服众,六大军团不同于普通的军团,里面随便一个军人都是精英,突然空降的在校学生,要想得到大家的认可,那是相当困难,所以这么多年来几乎没有人能够免试就加入军团,并担任要职。

这五颗星星中,军训标兵得到的这颗星星,拿的是最容易的。

综合考虑了军训期间各位新生的表现,宋弛当仁不让的被选为了单兵作战系3班的标兵。

为了让新生在检阅仪式时能展现最好的面貌,最后两天的训练量,稍微减少了一点点,让新生能够休养生息。

很快就到了军训最后一天,每个班都神采奕奕,向大家展示军训的成果。宋弛带着3班来到主席台前,一抬头就看到了明之渝笑吟吟朝他挥手。

他只惊讶了一瞬,回以一个微笑,然后按照之前的演习,带领着3班开始展现军训成果。

明之恪看着俩小情侣的互动,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结束时,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很明显,这次检阅十分成功。

检阅一结束,新生基本上都回寝室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一个月过去,该说不说,都有点想家了。

“宋弛,我们一起回寝室吧,终于能回去潇洒潇洒了!”

“不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有点事。”宋弛指着远处的明之渝,拒绝了几个室友的邀约。

“哦~我们明白了,那我们先走了哟。”室友一脸揶揄。

“嗯,下周见。”宋弛适应良好,并不觉得不好意思。

告别室友,宋弛一转身就看到明之渝朝他跑了过来,他快速跑了两步张开双臂,接过了小炮弹一样奔过来的明之渝。

“你终于军训完了。”明之渝攀着宋弛的脖子,语气愉悦。

“嗯,你怎么来了。”宋弛揽着明之渝纤细的腰肢,将他稳稳地抱住。

“因为哥哥一直都有赞助第一军校,所以啊,我跟着他一起来了。”明之渝闻着宋弛身上淡淡的苦橙味,感觉特别安心。

虽然两人一直都有贴阻隔贴,但双方契合度太高了,所以还是能互相闻到对方信息素的味道。

“等我回宿舍收拾一下,就可以回去了。”

“那我陪你一起收拾!”明之渝眼睛一亮,他超想看看宋弛的宿舍长什么样。

“你还是乖乖跟着你哥,宿舍里有很多alpha,才刚刚运动了,信息素难免有泄露,不适合你去,你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就我回来。”宋弛并不想明之渝引起太多alpha的注意。

“那好吧。”明之渝稍微有一点失落。

“我们可以用光脑连着视频。”宋弛很清楚明之渝在想些什么,不想让对方失落,所以主动提议。

“对哎!”果然,听到宋弛的话,明之渝一扫刚刚失落的情绪,又开心起来。

宋弛和明之渝连着视频,回到寝室,先是给明之渝好好介绍了寝室的格局,才开始收拾东西。

室友们看着甜甜蜜蜜的小情侣,并不打算被动吃狗粮,而是酸溜溜开始调侃:“哟哟哟哟哟,就这么一小会儿,两人都黏着不想分开呢。”

“就是就是!”

面对室友们的酸言酸语,宋弛只笑笑不说话。

宋弛不配合他们,室友也不好意思继续调侃,只能继续收拾东西。

宋弛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只带了几本教材,打算趁这两天预习一下。

室友本来打算好好玩两天的,但是看到宋弛带了教材,他们纠结了几分钟,也讲教材装进了包里。

训练本来就落后宋弛一大截了,学习上当然要努力努力,免得又被甩开一大截。

就这样,除了个别家在其他星系,离得远的留在了学校,其他人都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一路上明之渝叽叽喳喳和宋弛分享大学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宋弛也浅笑着耐心听着,时不时还会评论两句,情绪价值拉满。

明之渝讲着讲着感到有些口渴,宋弛会立刻递上水,体贴过了头。

明之恪坐在副驾驶,全程冷着脸,哼,这一个月他弟都没给他讲过这些,吃醋了,不高兴。

直到回到明家,明之渝的嘴才停了下来。

“走吧走吧,我带你看我这一个月的实验成果。”明之渝迫不及待想要让宋弛看到他的成果了。

“渝渝,等一下,我有事要和宋弛说,你先自己玩一会儿。”明之恪挡在明之渝的身前,阻止了他跑去实验室的动作。

“不能等会儿再说嘛。”明之渝企图撒娇。

“不可以,很重要。”明之恪十分强硬拒绝了明之渝。

“那好吧。”明之渝看他哥的态度就知道,一定是重要的事。

宋弛看着明之恪严肃的表情,只在脑海里想了一瞬,就猜到了,估计就是上次他和明之渝说的陆兆燃的事了。

“渝渝,等晚一点我们再看。”宋弛摸了摸明之渝的头,安抚道。

“嗯。”

随后宋弛就跟着明之恪到了二楼的书房。

“你上回和渝渝说的事,我已经调查过了,所有证据都指向林泽和安若薇。”明之恪靠在椅子上,一整个上位者的气势散发出来。

“可是林泽和安若薇失踪了,不是吗。”宋弛虽然说的是个问句,但语气肯定,并非是在询问。

“失踪了又怎样,难道不是因为计划失败,担心明家报复,所以连夜逃走了。”明之恪想要试探试探宋弛的底,够不够格配他弟弟。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是不可能叫我来这里的,当然我也不是仅凭这一点来判断的,和林泽、安若薇相处这么多年来,我多多少少对他们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两人不到最后一刻,是绝对不可能能放弃的。”

“宋家虽然不算顶级豪门,但已经能让林泽和安若薇得到非常优渥的生活了,他们是不可能轻易放弃这样的生活,选择离开的,尤其是明家明显还没调查的时候。”

宋弛慢条斯理地分析着。

明之恪双手十指交叉而握,手肘撑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着宋弛,看似对宋弛的话不甚在意,实际上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分析着对方话里的可能性。

“所以,为什么会猜测是陆兆燃呢。”明之恪继续提问。

“我后来了解到,林泽本来是没打算到雾霖山庄的,只是那天恰巧遇到陆兆燃了,陆兆燃邀请他去雾霖山庄,林泽自然是不会放弃这么个能与陆兆燃近距离相处的机会。”

“他会遇到我们纯粹的是巧合,林泽本来的是想与陆兆燃培养感情的,按理说就算看到我们,即使再讨厌我,也不可能在那个时候动手,而是应该等温泉之旅借宿,回到家再收拾我,更何况就算他真的不在乎陆兆燃免得的形象,也该忌惮明家势力。”

“然而他完全不管不顾,就对我们下手了,如果没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我是不信的。”

“宋弛,我们一起回寝室吧,终于能回去潇洒潇洒了!”

“不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有点事。”宋弛指着远处的明之渝,拒绝了几个室友的邀约。

“哦~我们明白了,那我们先走了哟。”室友一脸揶揄。

“嗯,下周见。”宋弛适应良好,并不觉得不好意思。

告别室友,宋弛一转身就看到明之渝朝他跑了过来,他快速跑了两步张开双臂,接过了小炮弹一样奔过来的明之渝。

“你终于军训完了。”明之渝攀着宋弛的脖子,语气愉悦。

“嗯,你怎么来了。”宋弛揽着明之渝纤细的腰肢,将他稳稳地抱住。

“因为哥哥一直都有赞助第一军校,所以啊,我跟着他一起来了。”明之渝闻着宋弛身上淡淡的苦橙味,感觉特别安心。

虽然两人一直都有贴阻隔贴,但双方契合度太高了,所以还是能互相闻到对方信息素的味道。

“等我回宿舍收拾一下,就可以回去了。”

“那我陪你一起收拾!”明之渝眼睛一亮,他超想看看宋弛的宿舍长什么样。

“你还是乖乖跟着你哥,宿舍里有很多alpha,才刚刚运动了,信息素难免有泄露,不适合你去,你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就我回来。”宋弛并不想明之渝引起太多alpha的注意。

“那好吧。”明之渝稍微有一点失落。

“我们可以用光脑连着视频。”宋弛很清楚明之渝在想些什么,不想让对方失落,所以主动提议。

“对哎!”果然,听到宋弛的话,明之渝一扫刚刚失落的情绪,又开心起来。

宋弛和明之渝连着视频,回到寝室,先是给明之渝好好介绍了寝室的格局,才开始收拾东西。

室友们看着甜甜蜜蜜的小情侣,并不打算被动吃狗粮,而是酸溜溜开始调侃:“哟哟哟哟哟,就这么一小会儿,两人都黏着不想分开呢。”

“就是就是!”

面对室友们的酸言酸语,宋弛只笑笑不说话。

宋弛不配合他们,室友也不好意思继续调侃,只能继续收拾东西。

宋弛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只带了几本教材,打算趁这两天预习一下。

室友本来打算好好玩两天的,但是看到宋弛带了教材,他们纠结了几分钟,也讲教材装进了包里。

训练本来就落后宋弛一大截了,学习上当然要努力努力,免得又被甩开一大截。

就这样,除了个别家在其他星系,离得远的留在了学校,其他人都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一路上明之渝叽叽喳喳和宋弛分享大学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宋弛也浅笑着耐心听着,时不时还会评论两句,情绪价值拉满。

明之渝讲着讲着感到有些口渴,宋弛会立刻递上水,体贴过了头。

明之恪坐在副驾驶,全程冷着脸,哼,这一个月他弟都没给他讲过这些,吃醋了,不高兴。

直到回到明家,明之渝的嘴才停了下来。

“走吧走吧,我带你看我这一个月的实验成果。”明之渝迫不及待想要让宋弛看到他的成果了。

“渝渝,等一下,我有事要和宋弛说,你先自己玩一会儿。”明之恪挡在明之渝的身前,阻止了他跑去实验室的动作。

“不能等会儿再说嘛。”明之渝企图撒娇。

“不可以,很重要。”明之恪十分强硬拒绝了明之渝。

“那好吧。”明之渝看他哥的态度就知道,一定是重要的事。

宋弛看着明之恪严肃的表情,只在脑海里想了一瞬,就猜到了,估计就是上次他和明之渝说的陆兆燃的事了。

“渝渝,等晚一点我们再看。”宋弛摸了摸明之渝的头,安抚道。

“嗯。”

随后宋弛就跟着明之恪到了二楼的书房。

“你上回和渝渝说的事,我已经调查过了,所有证据都指向林泽和安若薇。”明之恪靠在椅子上,一整个上位者的气势散发出来。

“可是林泽和安若薇失踪了,不是吗。”宋弛虽然说的是个问句,但语气肯定,并非是在询问。

“失踪了又怎样,难道不是因为计划失败,担心明家报复,所以连夜逃走了。”明之恪想要试探试探宋弛的底,够不够格配他弟弟。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是不可能叫我来这里的,当然我也不是仅凭这一点来判断的,和林泽、安若薇相处这么多年来,我多多少少对他们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两人不到最后一刻,是绝对不可能能放弃的。”

“宋家虽然不算顶级豪门,但已经能让林泽和安若薇得到非常优渥的生活了,他们是不可能轻易放弃这样的生活,选择离开的,尤其是明家明显还没调查的时候。”

宋弛慢条斯理地分析着。

明之恪双手十指交叉而握,手肘撑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着宋弛,看似对宋弛的话不甚在意,实际上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分析着对方话里的可能性。

“所以,为什么会猜测是陆兆燃呢。”明之恪继续提问。

“我后来了解到,林泽本来是没打算到雾霖山庄的,只是那天恰巧遇到陆兆燃了,陆兆燃邀请他去雾霖山庄,林泽自然是不会放弃这么个能与陆兆燃近距离相处的机会。”

“他会遇到我们纯粹的是巧合,林泽本来的是想与陆兆燃培养感情的,按理说就算看到我们,即使再讨厌我,也不可能在那个时候动手,而是应该等温泉之旅借宿,回到家再收拾我,更何况就算他真的不在乎陆兆燃免得的形象,也该忌惮明家势力。”

“然而他完全不管不顾,就对我们下手了,如果没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我是不信的。”

“宋弛,我们一起回寝室吧,终于能回去潇洒潇洒了!”

“不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有点事。”宋弛指着远处的明之渝,拒绝了几个室友的邀约。

“哦~我们明白了,那我们先走了哟。”室友一脸揶揄。

“嗯,下周见。”宋弛适应良好,并不觉得不好意思。

告别室友,宋弛一转身就看到明之渝朝他跑了过来,他快速跑了两步张开双臂,接过了小炮弹一样奔过来的明之渝。

“你终于军训完了。”明之渝攀着宋弛的脖子,语气愉悦。

“嗯,你怎么来了。”宋弛揽着明之渝纤细的腰肢,将他稳稳地抱住。

“因为哥哥一直都有赞助第一军校,所以啊,我跟着他一起来了。”明之渝闻着宋弛身上淡淡的苦橙味,感觉特别安心。

虽然两人一直都有贴阻隔贴,但双方契合度太高了,所以还是能互相闻到对方信息素的味道。

“等我回宿舍收拾一下,就可以回去了。”

“那我陪你一起收拾!”明之渝眼睛一亮,他超想看看宋弛的宿舍长什么样。

“你还是乖乖跟着你哥,宿舍里有很多alpha,才刚刚运动了,信息素难免有泄露,不适合你去,你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就我回来。”宋弛并不想明之渝引起太多alpha的注意。

“那好吧。”明之渝稍微有一点失落。

“我们可以用光脑连着视频。”宋弛很清楚明之渝在想些什么,不想让对方失落,所以主动提议。

“对哎!”果然,听到宋弛的话,明之渝一扫刚刚失落的情绪,又开心起来。

宋弛和明之渝连着视频,回到寝室,先是给明之渝好好介绍了寝室的格局,才开始收拾东西。

室友们看着甜甜蜜蜜的小情侣,并不打算被动吃狗粮,而是酸溜溜开始调侃:“哟哟哟哟哟,就这么一小会儿,两人都黏着不想分开呢。”

“就是就是!”

面对室友们的酸言酸语,宋弛只笑笑不说话。

宋弛不配合他们,室友也不好意思继续调侃,只能继续收拾东西。

宋弛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只带了几本教材,打算趁这两天预习一下。

室友本来打算好好玩两天的,但是看到宋弛带了教材,他们纠结了几分钟,也讲教材装进了包里。

训练本来就落后宋弛一大截了,学习上当然要努力努力,免得又被甩开一大截。

就这样,除了个别家在其他星系,离得远的留在了学校,其他人都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一路上明之渝叽叽喳喳和宋弛分享大学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宋弛也浅笑着耐心听着,时不时还会评论两句,情绪价值拉满。

明之渝讲着讲着感到有些口渴,宋弛会立刻递上水,体贴过了头。

明之恪坐在副驾驶,全程冷着脸,哼,这一个月他弟都没给他讲过这些,吃醋了,不高兴。

直到回到明家,明之渝的嘴才停了下来。

“走吧走吧,我带你看我这一个月的实验成果。”明之渝迫不及待想要让宋弛看到他的成果了。

“渝渝,等一下,我有事要和宋弛说,你先自己玩一会儿。”明之恪挡在明之渝的身前,阻止了他跑去实验室的动作。

“不能等会儿再说嘛。”明之渝企图撒娇。

“不可以,很重要。”明之恪十分强硬拒绝了明之渝。

“那好吧。”明之渝看他哥的态度就知道,一定是重要的事。

宋弛看着明之恪严肃的表情,只在脑海里想了一瞬,就猜到了,估计就是上次他和明之渝说的陆兆燃的事了。

“渝渝,等晚一点我们再看。”宋弛摸了摸明之渝的头,安抚道。

“嗯。”

随后宋弛就跟着明之恪到了二楼的书房。

“你上回和渝渝说的事,我已经调查过了,所有证据都指向林泽和安若薇。”明之恪靠在椅子上,一整个上位者的气势散发出来。

“可是林泽和安若薇失踪了,不是吗。”宋弛虽然说的是个问句,但语气肯定,并非是在询问。

“失踪了又怎样,难道不是因为计划失败,担心明家报复,所以连夜逃走了。”明之恪想要试探试探宋弛的底,够不够格配他弟弟。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是不可能叫我来这里的,当然我也不是仅凭这一点来判断的,和林泽、安若薇相处这么多年来,我多多少少对他们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两人不到最后一刻,是绝对不可能能放弃的。”

“宋家虽然不算顶级豪门,但已经能让林泽和安若薇得到非常优渥的生活了,他们是不可能轻易放弃这样的生活,选择离开的,尤其是明家明显还没调查的时候。”

宋弛慢条斯理地分析着。

明之恪双手十指交叉而握,手肘撑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着宋弛,看似对宋弛的话不甚在意,实际上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分析着对方话里的可能性。

“所以,为什么会猜测是陆兆燃呢。”明之恪继续提问。

“我后来了解到,林泽本来是没打算到雾霖山庄的,只是那天恰巧遇到陆兆燃了,陆兆燃邀请他去雾霖山庄,林泽自然是不会放弃这么个能与陆兆燃近距离相处的机会。”

“他会遇到我们纯粹的是巧合,林泽本来的是想与陆兆燃培养感情的,按理说就算看到我们,即使再讨厌我,也不可能在那个时候动手,而是应该等温泉之旅借宿,回到家再收拾我,更何况就算他真的不在乎陆兆燃免得的形象,也该忌惮明家势力。”

“然而他完全不管不顾,就对我们下手了,如果没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我是不信的。”

“宋弛,我们一起回寝室吧,终于能回去潇洒潇洒了!”

“不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有点事。”宋弛指着远处的明之渝,拒绝了几个室友的邀约。

“哦~我们明白了,那我们先走了哟。”室友一脸揶揄。

“嗯,下周见。”宋弛适应良好,并不觉得不好意思。

告别室友,宋弛一转身就看到明之渝朝他跑了过来,他快速跑了两步张开双臂,接过了小炮弹一样奔过来的明之渝。

“你终于军训完了。”明之渝攀着宋弛的脖子,语气愉悦。

“嗯,你怎么来了。”宋弛揽着明之渝纤细的腰肢,将他稳稳地抱住。

“因为哥哥一直都有赞助第一军校,所以啊,我跟着他一起来了。”明之渝闻着宋弛身上淡淡的苦橙味,感觉特别安心。

虽然两人一直都有贴阻隔贴,但双方契合度太高了,所以还是能互相闻到对方信息素的味道。

“等我回宿舍收拾一下,就可以回去了。”

“那我陪你一起收拾!”明之渝眼睛一亮,他超想看看宋弛的宿舍长什么样。

“你还是乖乖跟着你哥,宿舍里有很多alpha,才刚刚运动了,信息素难免有泄露,不适合你去,你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就我回来。”宋弛并不想明之渝引起太多alpha的注意。

“那好吧。”明之渝稍微有一点失落。

“我们可以用光脑连着视频。”宋弛很清楚明之渝在想些什么,不想让对方失落,所以主动提议。

“对哎!”果然,听到宋弛的话,明之渝一扫刚刚失落的情绪,又开心起来。

宋弛和明之渝连着视频,回到寝室,先是给明之渝好好介绍了寝室的格局,才开始收拾东西。

室友们看着甜甜蜜蜜的小情侣,并不打算被动吃狗粮,而是酸溜溜开始调侃:“哟哟哟哟哟,就这么一小会儿,两人都黏着不想分开呢。”

“就是就是!”

面对室友们的酸言酸语,宋弛只笑笑不说话。

宋弛不配合他们,室友也不好意思继续调侃,只能继续收拾东西。

宋弛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只带了几本教材,打算趁这两天预习一下。

室友本来打算好好玩两天的,但是看到宋弛带了教材,他们纠结了几分钟,也讲教材装进了包里。

训练本来就落后宋弛一大截了,学习上当然要努力努力,免得又被甩开一大截。

就这样,除了个别家在其他星系,离得远的留在了学校,其他人都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一路上明之渝叽叽喳喳和宋弛分享大学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宋弛也浅笑着耐心听着,时不时还会评论两句,情绪价值拉满。

明之渝讲着讲着感到有些口渴,宋弛会立刻递上水,体贴过了头。

明之恪坐在副驾驶,全程冷着脸,哼,这一个月他弟都没给他讲过这些,吃醋了,不高兴。

直到回到明家,明之渝的嘴才停了下来。

“走吧走吧,我带你看我这一个月的实验成果。”明之渝迫不及待想要让宋弛看到他的成果了。

“渝渝,等一下,我有事要和宋弛说,你先自己玩一会儿。”明之恪挡在明之渝的身前,阻止了他跑去实验室的动作。

“不能等会儿再说嘛。”明之渝企图撒娇。

“不可以,很重要。”明之恪十分强硬拒绝了明之渝。

“那好吧。”明之渝看他哥的态度就知道,一定是重要的事。

宋弛看着明之恪严肃的表情,只在脑海里想了一瞬,就猜到了,估计就是上次他和明之渝说的陆兆燃的事了。

“渝渝,等晚一点我们再看。”宋弛摸了摸明之渝的头,安抚道。

“嗯。”

随后宋弛就跟着明之恪到了二楼的书房。

“你上回和渝渝说的事,我已经调查过了,所有证据都指向林泽和安若薇。”明之恪靠在椅子上,一整个上位者的气势散发出来。

“可是林泽和安若薇失踪了,不是吗。”宋弛虽然说的是个问句,但语气肯定,并非是在询问。

“失踪了又怎样,难道不是因为计划失败,担心明家报复,所以连夜逃走了。”明之恪想要试探试探宋弛的底,够不够格配他弟弟。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是不可能叫我来这里的,当然我也不是仅凭这一点来判断的,和林泽、安若薇相处这么多年来,我多多少少对他们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两人不到最后一刻,是绝对不可能能放弃的。”

“宋家虽然不算顶级豪门,但已经能让林泽和安若薇得到非常优渥的生活了,他们是不可能轻易放弃这样的生活,选择离开的,尤其是明家明显还没调查的时候。”

宋弛慢条斯理地分析着。

明之恪双手十指交叉而握,手肘撑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着宋弛,看似对宋弛的话不甚在意,实际上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分析着对方话里的可能性。

“所以,为什么会猜测是陆兆燃呢。”明之恪继续提问。

“我后来了解到,林泽本来是没打算到雾霖山庄的,只是那天恰巧遇到陆兆燃了,陆兆燃邀请他去雾霖山庄,林泽自然是不会放弃这么个能与陆兆燃近距离相处的机会。”

“他会遇到我们纯粹的是巧合,林泽本来的是想与陆兆燃培养感情的,按理说就算看到我们,即使再讨厌我,也不可能在那个时候动手,而是应该等温泉之旅借宿,回到家再收拾我,更何况就算他真的不在乎陆兆燃免得的形象,也该忌惮明家势力。”

“然而他完全不管不顾,就对我们下手了,如果没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我是不信的。”

“宋弛,我们一起回寝室吧,终于能回去潇洒潇洒了!”

“不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有点事。”宋弛指着远处的明之渝,拒绝了几个室友的邀约。

“哦~我们明白了,那我们先走了哟。”室友一脸揶揄。

“嗯,下周见。”宋弛适应良好,并不觉得不好意思。

告别室友,宋弛一转身就看到明之渝朝他跑了过来,他快速跑了两步张开双臂,接过了小炮弹一样奔过来的明之渝。

“你终于军训完了。”明之渝攀着宋弛的脖子,语气愉悦。

“嗯,你怎么来了。”宋弛揽着明之渝纤细的腰肢,将他稳稳地抱住。

“因为哥哥一直都有赞助第一军校,所以啊,我跟着他一起来了。”明之渝闻着宋弛身上淡淡的苦橙味,感觉特别安心。

虽然两人一直都有贴阻隔贴,但双方契合度太高了,所以还是能互相闻到对方信息素的味道。

“等我回宿舍收拾一下,就可以回去了。”

“那我陪你一起收拾!”明之渝眼睛一亮,他超想看看宋弛的宿舍长什么样。

“你还是乖乖跟着你哥,宿舍里有很多alpha,才刚刚运动了,信息素难免有泄露,不适合你去,你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就我回来。”宋弛并不想明之渝引起太多alpha的注意。

“那好吧。”明之渝稍微有一点失落。

“我们可以用光脑连着视频。”宋弛很清楚明之渝在想些什么,不想让对方失落,所以主动提议。

“对哎!”果然,听到宋弛的话,明之渝一扫刚刚失落的情绪,又开心起来。

宋弛和明之渝连着视频,回到寝室,先是给明之渝好好介绍了寝室的格局,才开始收拾东西。

室友们看着甜甜蜜蜜的小情侣,并不打算被动吃狗粮,而是酸溜溜开始调侃:“哟哟哟哟哟,就这么一小会儿,两人都黏着不想分开呢。”

“就是就是!”

面对室友们的酸言酸语,宋弛只笑笑不说话。

宋弛不配合他们,室友也不好意思继续调侃,只能继续收拾东西。

宋弛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只带了几本教材,打算趁这两天预习一下。

室友本来打算好好玩两天的,但是看到宋弛带了教材,他们纠结了几分钟,也讲教材装进了包里。

训练本来就落后宋弛一大截了,学习上当然要努力努力,免得又被甩开一大截。

就这样,除了个别家在其他星系,离得远的留在了学校,其他人都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一路上明之渝叽叽喳喳和宋弛分享大学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宋弛也浅笑着耐心听着,时不时还会评论两句,情绪价值拉满。

明之渝讲着讲着感到有些口渴,宋弛会立刻递上水,体贴过了头。

明之恪坐在副驾驶,全程冷着脸,哼,这一个月他弟都没给他讲过这些,吃醋了,不高兴。

直到回到明家,明之渝的嘴才停了下来。

“走吧走吧,我带你看我这一个月的实验成果。”明之渝迫不及待想要让宋弛看到他的成果了。

“渝渝,等一下,我有事要和宋弛说,你先自己玩一会儿。”明之恪挡在明之渝的身前,阻止了他跑去实验室的动作。

“不能等会儿再说嘛。”明之渝企图撒娇。

“不可以,很重要。”明之恪十分强硬拒绝了明之渝。

“那好吧。”明之渝看他哥的态度就知道,一定是重要的事。

宋弛看着明之恪严肃的表情,只在脑海里想了一瞬,就猜到了,估计就是上次他和明之渝说的陆兆燃的事了。

“渝渝,等晚一点我们再看。”宋弛摸了摸明之渝的头,安抚道。

“嗯。”

随后宋弛就跟着明之恪到了二楼的书房。

“你上回和渝渝说的事,我已经调查过了,所有证据都指向林泽和安若薇。”明之恪靠在椅子上,一整个上位者的气势散发出来。

“可是林泽和安若薇失踪了,不是吗。”宋弛虽然说的是个问句,但语气肯定,并非是在询问。

“失踪了又怎样,难道不是因为计划失败,担心明家报复,所以连夜逃走了。”明之恪想要试探试探宋弛的底,够不够格配他弟弟。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是不可能叫我来这里的,当然我也不是仅凭这一点来判断的,和林泽、安若薇相处这么多年来,我多多少少对他们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两人不到最后一刻,是绝对不可能能放弃的。”

“宋家虽然不算顶级豪门,但已经能让林泽和安若薇得到非常优渥的生活了,他们是不可能轻易放弃这样的生活,选择离开的,尤其是明家明显还没调查的时候。”

宋弛慢条斯理地分析着。

明之恪双手十指交叉而握,手肘撑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着宋弛,看似对宋弛的话不甚在意,实际上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分析着对方话里的可能性。

“所以,为什么会猜测是陆兆燃呢。”明之恪继续提问。

“我后来了解到,林泽本来是没打算到雾霖山庄的,只是那天恰巧遇到陆兆燃了,陆兆燃邀请他去雾霖山庄,林泽自然是不会放弃这么个能与陆兆燃近距离相处的机会。”

“他会遇到我们纯粹的是巧合,林泽本来的是想与陆兆燃培养感情的,按理说就算看到我们,即使再讨厌我,也不可能在那个时候动手,而是应该等温泉之旅借宿,回到家再收拾我,更何况就算他真的不在乎陆兆燃免得的形象,也该忌惮明家势力。”

“然而他完全不管不顾,就对我们下手了,如果没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我是不信的。”

“宋弛,我们一起回寝室吧,终于能回去潇洒潇洒了!”

“不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有点事。”宋弛指着远处的明之渝,拒绝了几个室友的邀约。

“哦~我们明白了,那我们先走了哟。”室友一脸揶揄。

“嗯,下周见。”宋弛适应良好,并不觉得不好意思。

告别室友,宋弛一转身就看到明之渝朝他跑了过来,他快速跑了两步张开双臂,接过了小炮弹一样奔过来的明之渝。

“你终于军训完了。”明之渝攀着宋弛的脖子,语气愉悦。

“嗯,你怎么来了。”宋弛揽着明之渝纤细的腰肢,将他稳稳地抱住。

“因为哥哥一直都有赞助第一军校,所以啊,我跟着他一起来了。”明之渝闻着宋弛身上淡淡的苦橙味,感觉特别安心。

虽然两人一直都有贴阻隔贴,但双方契合度太高了,所以还是能互相闻到对方信息素的味道。

“等我回宿舍收拾一下,就可以回去了。”

“那我陪你一起收拾!”明之渝眼睛一亮,他超想看看宋弛的宿舍长什么样。

“你还是乖乖跟着你哥,宿舍里有很多alpha,才刚刚运动了,信息素难免有泄露,不适合你去,你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就我回来。”宋弛并不想明之渝引起太多alpha的注意。

“那好吧。”明之渝稍微有一点失落。

“我们可以用光脑连着视频。”宋弛很清楚明之渝在想些什么,不想让对方失落,所以主动提议。

“对哎!”果然,听到宋弛的话,明之渝一扫刚刚失落的情绪,又开心起来。

宋弛和明之渝连着视频,回到寝室,先是给明之渝好好介绍了寝室的格局,才开始收拾东西。

室友们看着甜甜蜜蜜的小情侣,并不打算被动吃狗粮,而是酸溜溜开始调侃:“哟哟哟哟哟,就这么一小会儿,两人都黏着不想分开呢。”

“就是就是!”

面对室友们的酸言酸语,宋弛只笑笑不说话。

宋弛不配合他们,室友也不好意思继续调侃,只能继续收拾东西。

宋弛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只带了几本教材,打算趁这两天预习一下。

室友本来打算好好玩两天的,但是看到宋弛带了教材,他们纠结了几分钟,也讲教材装进了包里。

训练本来就落后宋弛一大截了,学习上当然要努力努力,免得又被甩开一大截。

就这样,除了个别家在其他星系,离得远的留在了学校,其他人都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一路上明之渝叽叽喳喳和宋弛分享大学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宋弛也浅笑着耐心听着,时不时还会评论两句,情绪价值拉满。

明之渝讲着讲着感到有些口渴,宋弛会立刻递上水,体贴过了头。

明之恪坐在副驾驶,全程冷着脸,哼,这一个月他弟都没给他讲过这些,吃醋了,不高兴。

直到回到明家,明之渝的嘴才停了下来。

“走吧走吧,我带你看我这一个月的实验成果。”明之渝迫不及待想要让宋弛看到他的成果了。

“渝渝,等一下,我有事要和宋弛说,你先自己玩一会儿。”明之恪挡在明之渝的身前,阻止了他跑去实验室的动作。

“不能等会儿再说嘛。”明之渝企图撒娇。

“不可以,很重要。”明之恪十分强硬拒绝了明之渝。

“那好吧。”明之渝看他哥的态度就知道,一定是重要的事。

宋弛看着明之恪严肃的表情,只在脑海里想了一瞬,就猜到了,估计就是上次他和明之渝说的陆兆燃的事了。

“渝渝,等晚一点我们再看。”宋弛摸了摸明之渝的头,安抚道。

“嗯。”

随后宋弛就跟着明之恪到了二楼的书房。

“你上回和渝渝说的事,我已经调查过了,所有证据都指向林泽和安若薇。”明之恪靠在椅子上,一整个上位者的气势散发出来。

“可是林泽和安若薇失踪了,不是吗。”宋弛虽然说的是个问句,但语气肯定,并非是在询问。

“失踪了又怎样,难道不是因为计划失败,担心明家报复,所以连夜逃走了。”明之恪想要试探试探宋弛的底,够不够格配他弟弟。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是不可能叫我来这里的,当然我也不是仅凭这一点来判断的,和林泽、安若薇相处这么多年来,我多多少少对他们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两人不到最后一刻,是绝对不可能能放弃的。”

“宋家虽然不算顶级豪门,但已经能让林泽和安若薇得到非常优渥的生活了,他们是不可能轻易放弃这样的生活,选择离开的,尤其是明家明显还没调查的时候。”

宋弛慢条斯理地分析着。

明之恪双手十指交叉而握,手肘撑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着宋弛,看似对宋弛的话不甚在意,实际上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分析着对方话里的可能性。

“所以,为什么会猜测是陆兆燃呢。”明之恪继续提问。

“我后来了解到,林泽本来是没打算到雾霖山庄的,只是那天恰巧遇到陆兆燃了,陆兆燃邀请他去雾霖山庄,林泽自然是不会放弃这么个能与陆兆燃近距离相处的机会。”

“他会遇到我们纯粹的是巧合,林泽本来的是想与陆兆燃培养感情的,按理说就算看到我们,即使再讨厌我,也不可能在那个时候动手,而是应该等温泉之旅借宿,回到家再收拾我,更何况就算他真的不在乎陆兆燃免得的形象,也该忌惮明家势力。”

“然而他完全不管不顾,就对我们下手了,如果没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我是不信的。”

“宋弛,我们一起回寝室吧,终于能回去潇洒潇洒了!”

“不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有点事。”宋弛指着远处的明之渝,拒绝了几个室友的邀约。

“哦~我们明白了,那我们先走了哟。”室友一脸揶揄。

“嗯,下周见。”宋弛适应良好,并不觉得不好意思。

告别室友,宋弛一转身就看到明之渝朝他跑了过来,他快速跑了两步张开双臂,接过了小炮弹一样奔过来的明之渝。

“你终于军训完了。”明之渝攀着宋弛的脖子,语气愉悦。

“嗯,你怎么来了。”宋弛揽着明之渝纤细的腰肢,将他稳稳地抱住。

“因为哥哥一直都有赞助第一军校,所以啊,我跟着他一起来了。”明之渝闻着宋弛身上淡淡的苦橙味,感觉特别安心。

虽然两人一直都有贴阻隔贴,但双方契合度太高了,所以还是能互相闻到对方信息素的味道。

“等我回宿舍收拾一下,就可以回去了。”

“那我陪你一起收拾!”明之渝眼睛一亮,他超想看看宋弛的宿舍长什么样。

“你还是乖乖跟着你哥,宿舍里有很多alpha,才刚刚运动了,信息素难免有泄露,不适合你去,你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就我回来。”宋弛并不想明之渝引起太多alpha的注意。

“那好吧。”明之渝稍微有一点失落。

“我们可以用光脑连着视频。”宋弛很清楚明之渝在想些什么,不想让对方失落,所以主动提议。

“对哎!”果然,听到宋弛的话,明之渝一扫刚刚失落的情绪,又开心起来。

宋弛和明之渝连着视频,回到寝室,先是给明之渝好好介绍了寝室的格局,才开始收拾东西。

室友们看着甜甜蜜蜜的小情侣,并不打算被动吃狗粮,而是酸溜溜开始调侃:“哟哟哟哟哟,就这么一小会儿,两人都黏着不想分开呢。”

“就是就是!”

面对室友们的酸言酸语,宋弛只笑笑不说话。

宋弛不配合他们,室友也不好意思继续调侃,只能继续收拾东西。

宋弛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只带了几本教材,打算趁这两天预习一下。

室友本来打算好好玩两天的,但是看到宋弛带了教材,他们纠结了几分钟,也讲教材装进了包里。

训练本来就落后宋弛一大截了,学习上当然要努力努力,免得又被甩开一大截。

就这样,除了个别家在其他星系,离得远的留在了学校,其他人都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一路上明之渝叽叽喳喳和宋弛分享大学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宋弛也浅笑着耐心听着,时不时还会评论两句,情绪价值拉满。

明之渝讲着讲着感到有些口渴,宋弛会立刻递上水,体贴过了头。

明之恪坐在副驾驶,全程冷着脸,哼,这一个月他弟都没给他讲过这些,吃醋了,不高兴。

直到回到明家,明之渝的嘴才停了下来。

“走吧走吧,我带你看我这一个月的实验成果。”明之渝迫不及待想要让宋弛看到他的成果了。

“渝渝,等一下,我有事要和宋弛说,你先自己玩一会儿。”明之恪挡在明之渝的身前,阻止了他跑去实验室的动作。

“不能等会儿再说嘛。”明之渝企图撒娇。

“不可以,很重要。”明之恪十分强硬拒绝了明之渝。

“那好吧。”明之渝看他哥的态度就知道,一定是重要的事。

宋弛看着明之恪严肃的表情,只在脑海里想了一瞬,就猜到了,估计就是上次他和明之渝说的陆兆燃的事了。

“渝渝,等晚一点我们再看。”宋弛摸了摸明之渝的头,安抚道。

“嗯。”

随后宋弛就跟着明之恪到了二楼的书房。

“你上回和渝渝说的事,我已经调查过了,所有证据都指向林泽和安若薇。”明之恪靠在椅子上,一整个上位者的气势散发出来。

“可是林泽和安若薇失踪了,不是吗。”宋弛虽然说的是个问句,但语气肯定,并非是在询问。

“失踪了又怎样,难道不是因为计划失败,担心明家报复,所以连夜逃走了。”明之恪想要试探试探宋弛的底,够不够格配他弟弟。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是不可能叫我来这里的,当然我也不是仅凭这一点来判断的,和林泽、安若薇相处这么多年来,我多多少少对他们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两人不到最后一刻,是绝对不可能能放弃的。”

“宋家虽然不算顶级豪门,但已经能让林泽和安若薇得到非常优渥的生活了,他们是不可能轻易放弃这样的生活,选择离开的,尤其是明家明显还没调查的时候。”

宋弛慢条斯理地分析着。

明之恪双手十指交叉而握,手肘撑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着宋弛,看似对宋弛的话不甚在意,实际上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分析着对方话里的可能性。

“所以,为什么会猜测是陆兆燃呢。”明之恪继续提问。

“我后来了解到,林泽本来是没打算到雾霖山庄的,只是那天恰巧遇到陆兆燃了,陆兆燃邀请他去雾霖山庄,林泽自然是不会放弃这么个能与陆兆燃近距离相处的机会。”

“他会遇到我们纯粹的是巧合,林泽本来的是想与陆兆燃培养感情的,按理说就算看到我们,即使再讨厌我,也不可能在那个时候动手,而是应该等温泉之旅借宿,回到家再收拾我,更何况就算他真的不在乎陆兆燃免得的形象,也该忌惮明家势力。”

“然而他完全不管不顾,就对我们下手了,如果没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我是不信的。”

“宋弛,我们一起回寝室吧,终于能回去潇洒潇洒了!”

“不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有点事。”宋弛指着远处的明之渝,拒绝了几个室友的邀约。

“哦~我们明白了,那我们先走了哟。”室友一脸揶揄。

“嗯,下周见。”宋弛适应良好,并不觉得不好意思。

告别室友,宋弛一转身就看到明之渝朝他跑了过来,他快速跑了两步张开双臂,接过了小炮弹一样奔过来的明之渝。

“你终于军训完了。”明之渝攀着宋弛的脖子,语气愉悦。

“嗯,你怎么来了。”宋弛揽着明之渝纤细的腰肢,将他稳稳地抱住。

“因为哥哥一直都有赞助第一军校,所以啊,我跟着他一起来了。”明之渝闻着宋弛身上淡淡的苦橙味,感觉特别安心。

虽然两人一直都有贴阻隔贴,但双方契合度太高了,所以还是能互相闻到对方信息素的味道。

“等我回宿舍收拾一下,就可以回去了。”

“那我陪你一起收拾!”明之渝眼睛一亮,他超想看看宋弛的宿舍长什么样。

“你还是乖乖跟着你哥,宿舍里有很多alpha,才刚刚运动了,信息素难免有泄露,不适合你去,你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就我回来。”宋弛并不想明之渝引起太多alpha的注意。

“那好吧。”明之渝稍微有一点失落。

“我们可以用光脑连着视频。”宋弛很清楚明之渝在想些什么,不想让对方失落,所以主动提议。

“对哎!”果然,听到宋弛的话,明之渝一扫刚刚失落的情绪,又开心起来。

宋弛和明之渝连着视频,回到寝室,先是给明之渝好好介绍了寝室的格局,才开始收拾东西。

室友们看着甜甜蜜蜜的小情侣,并不打算被动吃狗粮,而是酸溜溜开始调侃:“哟哟哟哟哟,就这么一小会儿,两人都黏着不想分开呢。”

“就是就是!”

面对室友们的酸言酸语,宋弛只笑笑不说话。

宋弛不配合他们,室友也不好意思继续调侃,只能继续收拾东西。

宋弛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只带了几本教材,打算趁这两天预习一下。

室友本来打算好好玩两天的,但是看到宋弛带了教材,他们纠结了几分钟,也讲教材装进了包里。

训练本来就落后宋弛一大截了,学习上当然要努力努力,免得又被甩开一大截。

就这样,除了个别家在其他星系,离得远的留在了学校,其他人都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一路上明之渝叽叽喳喳和宋弛分享大学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宋弛也浅笑着耐心听着,时不时还会评论两句,情绪价值拉满。

明之渝讲着讲着感到有些口渴,宋弛会立刻递上水,体贴过了头。

明之恪坐在副驾驶,全程冷着脸,哼,这一个月他弟都没给他讲过这些,吃醋了,不高兴。

直到回到明家,明之渝的嘴才停了下来。

“走吧走吧,我带你看我这一个月的实验成果。”明之渝迫不及待想要让宋弛看到他的成果了。

“渝渝,等一下,我有事要和宋弛说,你先自己玩一会儿。”明之恪挡在明之渝的身前,阻止了他跑去实验室的动作。

“不能等会儿再说嘛。”明之渝企图撒娇。

“不可以,很重要。”明之恪十分强硬拒绝了明之渝。

“那好吧。”明之渝看他哥的态度就知道,一定是重要的事。

宋弛看着明之恪严肃的表情,只在脑海里想了一瞬,就猜到了,估计就是上次他和明之渝说的陆兆燃的事了。

“渝渝,等晚一点我们再看。”宋弛摸了摸明之渝的头,安抚道。

“嗯。”

随后宋弛就跟着明之恪到了二楼的书房。

“你上回和渝渝说的事,我已经调查过了,所有证据都指向林泽和安若薇。”明之恪靠在椅子上,一整个上位者的气势散发出来。

“可是林泽和安若薇失踪了,不是吗。”宋弛虽然说的是个问句,但语气肯定,并非是在询问。

“失踪了又怎样,难道不是因为计划失败,担心明家报复,所以连夜逃走了。”明之恪想要试探试探宋弛的底,够不够格配他弟弟。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是不可能叫我来这里的,当然我也不是仅凭这一点来判断的,和林泽、安若薇相处这么多年来,我多多少少对他们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两人不到最后一刻,是绝对不可能能放弃的。”

“宋家虽然不算顶级豪门,但已经能让林泽和安若薇得到非常优渥的生活了,他们是不可能轻易放弃这样的生活,选择离开的,尤其是明家明显还没调查的时候。”

宋弛慢条斯理地分析着。

明之恪双手十指交叉而握,手肘撑在桌子上,静静地看着宋弛,看似对宋弛的话不甚在意,实际上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分析着对方话里的可能性。

“所以,为什么会猜测是陆兆燃呢。”明之恪继续提问。

“我后来了解到,林泽本来是没打算到雾霖山庄的,只是那天恰巧遇到陆兆燃了,陆兆燃邀请他去雾霖山庄,林泽自然是不会放弃这么个能与陆兆燃近距离相处的机会。”

“他会遇到我们纯粹的是巧合,林泽本来的是想与陆兆燃培养感情的,按理说就算看到我们,即使再讨厌我,也不可能在那个时候动手,而是应该等温泉之旅借宿,回到家再收拾我,更何况就算他真的不在乎陆兆燃免得的形象,也该忌惮明家势力。”

“然而他完全不管不顾,就对我们下手了,如果没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我是不信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