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卡卡小说网 > 其他 > 我,天道下凡,全世界偷听我心声 > 第196章 系统的蛊惑

牧尘揪着定制的西装领子闻了又闻,嘀咕道:“我没觉得哪里不对劲啊,这不是正常香水味么。”

三人中的女生也笑:“闻不出问题才是真的有问题。”

温柔觉得熏人,嫌弃的开口:“你能不能离我远点儿?怪难闻的。”

牧尘:“……”

“喂,大小姐。”牧尘也是蹬鼻子上脸,非但没有远离,还将小臂搭在温柔凳子上,不满道:“我这香水哪来的?还不是你送的!”

“啊?”

温柔有些懵,“我送的?”

牧尘颔首:“我生日你送的。”

温柔哦了一声,有点印象,牧尘生日在夏天,当初办了个生日趴,请了不少豪门子弟,温柔也在其中。

她记得当时自己忙着毕业事宜,忘记牧尘生日那事。

等到她接到朋友电话问她去不去时,才想起来,那会已经很晚,快凌晨十二点,各种店家基本全关门。

可她又不好空手去,恰巧在路边看到摆地摊的,有个香水瓶子好像挺好看?

她付了钱,随便找个东西包起来,带到生日趴。

本想着牧尘也不缺钱,何况他生日肯定会收到不少好东西,她这种杂牌香水,说不定就被他忘哪犄角旮旯。

没想到。

他没忘,还用了?

温柔表情一言难尽,“我那是路边随便买的。”

牧尘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我说,我搜遍全网怎么没找到品牌方。”

温柔尴尬的笑:“回头你丢了吧。”

“哦。”牧尘轻轻地应了声,没明确的说要不要丢,“先跟我说说你这次绑架的事,我们还挺好奇的,是吧,小华子?”

是你好奇吧!

时华翻了个白眼,但也配合着说:“对对,我想知道想疯了。”

温柔没打算细说,邮轮上的一切,在她心里有种隐秘感,她暂时不想跟人谈论:“也没什么,就是交完赎金,绑匪放我回来了。”

牧尘:“绑匪呢?”

温柔支支吾吾:“逃了吧。”

迈克斯最终结局,因她提前下邮轮,并不知晓。

何况真正要绑架她的,其实是裴颂。

她眼下根本不知道裴颂人在哪。

牧尘声音拔高:“警方就没有抓住?”

温柔答的含糊:“不好抓。”

“这警方……”

温柔打断:“我这次能平安回来,多亏他们,你别瞎诋毁。”

牧尘:“好吧好吧。”

周媛看出她不想提及绑架的事,转移话题道:“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宁菲,酷森服饰创始人。”

牧尘点了点头,客套道:“你好。”

宁菲:“你好。”

时华语气有些轻慢:“酷森,不太熟啊,是刚开的公司么?怎么会认识刘方茜她们的。”

宁菲眸色微闪,看,刘方茜虽然邀请她来私人趴,上‘主桌’,但她与这些人还是有壁,自己以为的阶级跨越,不过是刚摸到个塔底而已。

不过,没关系。

她已经很棒。

宁菲微笑着解释道:“只是个普通牌子,没听说过实属正常。”

温柔听着时华的语气,有些不太高兴,“人家白手起家,不比你这个啥也不干,坐吃山空只知道啃老的巨婴强。”

说到最后,温柔有些底气不足。

因为她也是啃老一族。

温柔的解围,时华不会不给她面子,打哈哈将这事糊弄过去,又聊起别的。

这里渐渐的成人群焦点。

不少人往这边聚集过来,参与闲聊。

基本都是他们圈子里的新鲜事,或者八卦,要不说自己投资,玩股票,赔掉多少钱,被家人限制消费等等。

宁菲低头抿了一口果酒,自知插不进去圈子,便一言不发。

林半夏吃着桌上摆着的零食,咔嚓咔嚓的,神游外太空。

温柔没兴趣听那些,凑到夏夏旁边,伸手去拿零食袋里的东西跟着吃,女生拉着周媛时不时讨论哪个最限定款包难买,或者是约着哪天一起出国购物。

刘方茜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来,见众人将别墅内巴掌点大的小圆桌围起来。

好笑道:“我这是没有地方了,委屈你们这些少爷,小姐们缩在这?”

这话惹得大家笑起来。

有人举手:“我看这边聊得热闹,过来凑一凑。”

“我也是。”

“他们心口不一,只有我,我是来看美女的,这一桌全是大美女!那叫一个赏心悦目。”

刘方茜笑骂:“油嘴滑舌。”

宁菲总算等到主人家出来,她起身道:“刘总,时间不早,我明天还要工作,先走一步了。”

刘方茜知道她很拼,没有留人,点头道:“你喝酒了,我让人送你?”

宁菲摇头:“不了,有人来接我。”

刘方茜嗯了声:“路上小心。”

宁菲与大家简单的道别。

除了刘方茜,对她的离开多问了两句,其他人神情淡漠,显然是不熟,也不多管的意思。

温柔单手托着腮,望着宁菲离开的背影有些出声。

“宿主——”001的声音突然出现。

温柔一激灵,手下意识的捏住林半夏的胳膊,“夏……”

001诱惑道:“宿主别着急,先听我说完,你难道不想知道来接宁菲的人是谁么?”

“嗯?”林半夏狐疑的看向她。

001的话让温柔有短暂的愣神,条件反射在心里问:“我为什么要知道。”

“难道你就不奇怪宁菲一晚上对你的那些奇怪举动?”001声音仿佛蒙上层摄人心魄的力量,蛊惑着她听之任之。

他话中带着致命的诱惑力,“去看一看吧,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温柔鬼使神差地起身。

林半夏没得到回应,喊了她一声:“温柔?”

温柔眼神飘忽:“我去趟洗手间。”

说罢,她迈开步伐追着宁菲离开的背影而去,林半夏见此,仿佛明白了什么,扯了下嘴角。

离开暖气笼罩的室内,被室外冷风一吹。

温柔有些清醒,她停下脚步,想要回头,001却道:“宿主,宁菲出了小门。”

温柔闻声望去。

宁菲穿着件长款毛呢大衣,脚踩高跟鞋,曼妙身姿走的不疾不徐,她不经意地抬脚走过去,等她发现时,已经站在铁门阴影里。

门外沥青混凝土铺成的宽阔马路,两旁种着名贵绿化树,明亮路灯将树叶照的发着绿光,也照亮停在路边的f40跑车。

宁菲径直朝车子走去。

车子驾驶座玻璃开着,一只骨节分明,五指匀称的手搭在上面,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支点燃的烟,豆大的火星子被寒风吹的轻晃,燃起的烟雾被风卷着消散。

那手轻磕一下,露出虎口上浅淡的齿痕。

温柔定定的凝神望着,她不知道是路灯太亮,还是001刻意为之,她此时的视力好到出奇,甚至能顺着齿痕数清有几颗牙齿。

因为她也是啃老一族。

温柔的解围,时华不会不给她面子,打哈哈将这事糊弄过去,又聊起别的。

这里渐渐的成人群焦点。

不少人往这边聚集过来,参与闲聊。

基本都是他们圈子里的新鲜事,或者八卦,要不说自己投资,玩股票,赔掉多少钱,被家人限制消费等等。

宁菲低头抿了一口果酒,自知插不进去圈子,便一言不发。

林半夏吃着桌上摆着的零食,咔嚓咔嚓的,神游外太空。

温柔没兴趣听那些,凑到夏夏旁边,伸手去拿零食袋里的东西跟着吃,女生拉着周媛时不时讨论哪个最限定款包难买,或者是约着哪天一起出国购物。

刘方茜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来,见众人将别墅内巴掌点大的小圆桌围起来。

好笑道:“我这是没有地方了,委屈你们这些少爷,小姐们缩在这?”

这话惹得大家笑起来。

有人举手:“我看这边聊得热闹,过来凑一凑。”

“我也是。”

“他们心口不一,只有我,我是来看美女的,这一桌全是大美女!那叫一个赏心悦目。”

刘方茜笑骂:“油嘴滑舌。”

宁菲总算等到主人家出来,她起身道:“刘总,时间不早,我明天还要工作,先走一步了。”

刘方茜知道她很拼,没有留人,点头道:“你喝酒了,我让人送你?”

宁菲摇头:“不了,有人来接我。”

刘方茜嗯了声:“路上小心。”

宁菲与大家简单的道别。

除了刘方茜,对她的离开多问了两句,其他人神情淡漠,显然是不熟,也不多管的意思。

温柔单手托着腮,望着宁菲离开的背影有些出声。

“宿主——”001的声音突然出现。

温柔一激灵,手下意识的捏住林半夏的胳膊,“夏……”

001诱惑道:“宿主别着急,先听我说完,你难道不想知道来接宁菲的人是谁么?”

“嗯?”林半夏狐疑的看向她。

001的话让温柔有短暂的愣神,条件反射在心里问:“我为什么要知道。”

“难道你就不奇怪宁菲一晚上对你的那些奇怪举动?”001声音仿佛蒙上层摄人心魄的力量,蛊惑着她听之任之。

他话中带着致命的诱惑力,“去看一看吧,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温柔鬼使神差地起身。

林半夏没得到回应,喊了她一声:“温柔?”

温柔眼神飘忽:“我去趟洗手间。”

说罢,她迈开步伐追着宁菲离开的背影而去,林半夏见此,仿佛明白了什么,扯了下嘴角。

离开暖气笼罩的室内,被室外冷风一吹。

温柔有些清醒,她停下脚步,想要回头,001却道:“宿主,宁菲出了小门。”

温柔闻声望去。

宁菲穿着件长款毛呢大衣,脚踩高跟鞋,曼妙身姿走的不疾不徐,她不经意地抬脚走过去,等她发现时,已经站在铁门阴影里。

门外沥青混凝土铺成的宽阔马路,两旁种着名贵绿化树,明亮路灯将树叶照的发着绿光,也照亮停在路边的f40跑车。

宁菲径直朝车子走去。

车子驾驶座玻璃开着,一只骨节分明,五指匀称的手搭在上面,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支点燃的烟,豆大的火星子被寒风吹的轻晃,燃起的烟雾被风卷着消散。

那手轻磕一下,露出虎口上浅淡的齿痕。

温柔定定的凝神望着,她不知道是路灯太亮,还是001刻意为之,她此时的视力好到出奇,甚至能顺着齿痕数清有几颗牙齿。

因为她也是啃老一族。

温柔的解围,时华不会不给她面子,打哈哈将这事糊弄过去,又聊起别的。

这里渐渐的成人群焦点。

不少人往这边聚集过来,参与闲聊。

基本都是他们圈子里的新鲜事,或者八卦,要不说自己投资,玩股票,赔掉多少钱,被家人限制消费等等。

宁菲低头抿了一口果酒,自知插不进去圈子,便一言不发。

林半夏吃着桌上摆着的零食,咔嚓咔嚓的,神游外太空。

温柔没兴趣听那些,凑到夏夏旁边,伸手去拿零食袋里的东西跟着吃,女生拉着周媛时不时讨论哪个最限定款包难买,或者是约着哪天一起出国购物。

刘方茜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来,见众人将别墅内巴掌点大的小圆桌围起来。

好笑道:“我这是没有地方了,委屈你们这些少爷,小姐们缩在这?”

这话惹得大家笑起来。

有人举手:“我看这边聊得热闹,过来凑一凑。”

“我也是。”

“他们心口不一,只有我,我是来看美女的,这一桌全是大美女!那叫一个赏心悦目。”

刘方茜笑骂:“油嘴滑舌。”

宁菲总算等到主人家出来,她起身道:“刘总,时间不早,我明天还要工作,先走一步了。”

刘方茜知道她很拼,没有留人,点头道:“你喝酒了,我让人送你?”

宁菲摇头:“不了,有人来接我。”

刘方茜嗯了声:“路上小心。”

宁菲与大家简单的道别。

除了刘方茜,对她的离开多问了两句,其他人神情淡漠,显然是不熟,也不多管的意思。

温柔单手托着腮,望着宁菲离开的背影有些出声。

“宿主——”001的声音突然出现。

温柔一激灵,手下意识的捏住林半夏的胳膊,“夏……”

001诱惑道:“宿主别着急,先听我说完,你难道不想知道来接宁菲的人是谁么?”

“嗯?”林半夏狐疑的看向她。

001的话让温柔有短暂的愣神,条件反射在心里问:“我为什么要知道。”

“难道你就不奇怪宁菲一晚上对你的那些奇怪举动?”001声音仿佛蒙上层摄人心魄的力量,蛊惑着她听之任之。

他话中带着致命的诱惑力,“去看一看吧,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温柔鬼使神差地起身。

林半夏没得到回应,喊了她一声:“温柔?”

温柔眼神飘忽:“我去趟洗手间。”

说罢,她迈开步伐追着宁菲离开的背影而去,林半夏见此,仿佛明白了什么,扯了下嘴角。

离开暖气笼罩的室内,被室外冷风一吹。

温柔有些清醒,她停下脚步,想要回头,001却道:“宿主,宁菲出了小门。”

温柔闻声望去。

宁菲穿着件长款毛呢大衣,脚踩高跟鞋,曼妙身姿走的不疾不徐,她不经意地抬脚走过去,等她发现时,已经站在铁门阴影里。

门外沥青混凝土铺成的宽阔马路,两旁种着名贵绿化树,明亮路灯将树叶照的发着绿光,也照亮停在路边的f40跑车。

宁菲径直朝车子走去。

车子驾驶座玻璃开着,一只骨节分明,五指匀称的手搭在上面,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支点燃的烟,豆大的火星子被寒风吹的轻晃,燃起的烟雾被风卷着消散。

那手轻磕一下,露出虎口上浅淡的齿痕。

温柔定定的凝神望着,她不知道是路灯太亮,还是001刻意为之,她此时的视力好到出奇,甚至能顺着齿痕数清有几颗牙齿。

因为她也是啃老一族。

温柔的解围,时华不会不给她面子,打哈哈将这事糊弄过去,又聊起别的。

这里渐渐的成人群焦点。

不少人往这边聚集过来,参与闲聊。

基本都是他们圈子里的新鲜事,或者八卦,要不说自己投资,玩股票,赔掉多少钱,被家人限制消费等等。

宁菲低头抿了一口果酒,自知插不进去圈子,便一言不发。

林半夏吃着桌上摆着的零食,咔嚓咔嚓的,神游外太空。

温柔没兴趣听那些,凑到夏夏旁边,伸手去拿零食袋里的东西跟着吃,女生拉着周媛时不时讨论哪个最限定款包难买,或者是约着哪天一起出国购物。

刘方茜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来,见众人将别墅内巴掌点大的小圆桌围起来。

好笑道:“我这是没有地方了,委屈你们这些少爷,小姐们缩在这?”

这话惹得大家笑起来。

有人举手:“我看这边聊得热闹,过来凑一凑。”

“我也是。”

“他们心口不一,只有我,我是来看美女的,这一桌全是大美女!那叫一个赏心悦目。”

刘方茜笑骂:“油嘴滑舌。”

宁菲总算等到主人家出来,她起身道:“刘总,时间不早,我明天还要工作,先走一步了。”

刘方茜知道她很拼,没有留人,点头道:“你喝酒了,我让人送你?”

宁菲摇头:“不了,有人来接我。”

刘方茜嗯了声:“路上小心。”

宁菲与大家简单的道别。

除了刘方茜,对她的离开多问了两句,其他人神情淡漠,显然是不熟,也不多管的意思。

温柔单手托着腮,望着宁菲离开的背影有些出声。

“宿主——”001的声音突然出现。

温柔一激灵,手下意识的捏住林半夏的胳膊,“夏……”

001诱惑道:“宿主别着急,先听我说完,你难道不想知道来接宁菲的人是谁么?”

“嗯?”林半夏狐疑的看向她。

001的话让温柔有短暂的愣神,条件反射在心里问:“我为什么要知道。”

“难道你就不奇怪宁菲一晚上对你的那些奇怪举动?”001声音仿佛蒙上层摄人心魄的力量,蛊惑着她听之任之。

他话中带着致命的诱惑力,“去看一看吧,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温柔鬼使神差地起身。

林半夏没得到回应,喊了她一声:“温柔?”

温柔眼神飘忽:“我去趟洗手间。”

说罢,她迈开步伐追着宁菲离开的背影而去,林半夏见此,仿佛明白了什么,扯了下嘴角。

离开暖气笼罩的室内,被室外冷风一吹。

温柔有些清醒,她停下脚步,想要回头,001却道:“宿主,宁菲出了小门。”

温柔闻声望去。

宁菲穿着件长款毛呢大衣,脚踩高跟鞋,曼妙身姿走的不疾不徐,她不经意地抬脚走过去,等她发现时,已经站在铁门阴影里。

门外沥青混凝土铺成的宽阔马路,两旁种着名贵绿化树,明亮路灯将树叶照的发着绿光,也照亮停在路边的f40跑车。

宁菲径直朝车子走去。

车子驾驶座玻璃开着,一只骨节分明,五指匀称的手搭在上面,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支点燃的烟,豆大的火星子被寒风吹的轻晃,燃起的烟雾被风卷着消散。

那手轻磕一下,露出虎口上浅淡的齿痕。

温柔定定的凝神望着,她不知道是路灯太亮,还是001刻意为之,她此时的视力好到出奇,甚至能顺着齿痕数清有几颗牙齿。

因为她也是啃老一族。

温柔的解围,时华不会不给她面子,打哈哈将这事糊弄过去,又聊起别的。

这里渐渐的成人群焦点。

不少人往这边聚集过来,参与闲聊。

基本都是他们圈子里的新鲜事,或者八卦,要不说自己投资,玩股票,赔掉多少钱,被家人限制消费等等。

宁菲低头抿了一口果酒,自知插不进去圈子,便一言不发。

林半夏吃着桌上摆着的零食,咔嚓咔嚓的,神游外太空。

温柔没兴趣听那些,凑到夏夏旁边,伸手去拿零食袋里的东西跟着吃,女生拉着周媛时不时讨论哪个最限定款包难买,或者是约着哪天一起出国购物。

刘方茜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来,见众人将别墅内巴掌点大的小圆桌围起来。

好笑道:“我这是没有地方了,委屈你们这些少爷,小姐们缩在这?”

这话惹得大家笑起来。

有人举手:“我看这边聊得热闹,过来凑一凑。”

“我也是。”

“他们心口不一,只有我,我是来看美女的,这一桌全是大美女!那叫一个赏心悦目。”

刘方茜笑骂:“油嘴滑舌。”

宁菲总算等到主人家出来,她起身道:“刘总,时间不早,我明天还要工作,先走一步了。”

刘方茜知道她很拼,没有留人,点头道:“你喝酒了,我让人送你?”

宁菲摇头:“不了,有人来接我。”

刘方茜嗯了声:“路上小心。”

宁菲与大家简单的道别。

除了刘方茜,对她的离开多问了两句,其他人神情淡漠,显然是不熟,也不多管的意思。

温柔单手托着腮,望着宁菲离开的背影有些出声。

“宿主——”001的声音突然出现。

温柔一激灵,手下意识的捏住林半夏的胳膊,“夏……”

001诱惑道:“宿主别着急,先听我说完,你难道不想知道来接宁菲的人是谁么?”

“嗯?”林半夏狐疑的看向她。

001的话让温柔有短暂的愣神,条件反射在心里问:“我为什么要知道。”

“难道你就不奇怪宁菲一晚上对你的那些奇怪举动?”001声音仿佛蒙上层摄人心魄的力量,蛊惑着她听之任之。

他话中带着致命的诱惑力,“去看一看吧,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温柔鬼使神差地起身。

林半夏没得到回应,喊了她一声:“温柔?”

温柔眼神飘忽:“我去趟洗手间。”

说罢,她迈开步伐追着宁菲离开的背影而去,林半夏见此,仿佛明白了什么,扯了下嘴角。

离开暖气笼罩的室内,被室外冷风一吹。

温柔有些清醒,她停下脚步,想要回头,001却道:“宿主,宁菲出了小门。”

温柔闻声望去。

宁菲穿着件长款毛呢大衣,脚踩高跟鞋,曼妙身姿走的不疾不徐,她不经意地抬脚走过去,等她发现时,已经站在铁门阴影里。

门外沥青混凝土铺成的宽阔马路,两旁种着名贵绿化树,明亮路灯将树叶照的发着绿光,也照亮停在路边的f40跑车。

宁菲径直朝车子走去。

车子驾驶座玻璃开着,一只骨节分明,五指匀称的手搭在上面,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支点燃的烟,豆大的火星子被寒风吹的轻晃,燃起的烟雾被风卷着消散。

那手轻磕一下,露出虎口上浅淡的齿痕。

温柔定定的凝神望着,她不知道是路灯太亮,还是001刻意为之,她此时的视力好到出奇,甚至能顺着齿痕数清有几颗牙齿。

因为她也是啃老一族。

温柔的解围,时华不会不给她面子,打哈哈将这事糊弄过去,又聊起别的。

这里渐渐的成人群焦点。

不少人往这边聚集过来,参与闲聊。

基本都是他们圈子里的新鲜事,或者八卦,要不说自己投资,玩股票,赔掉多少钱,被家人限制消费等等。

宁菲低头抿了一口果酒,自知插不进去圈子,便一言不发。

林半夏吃着桌上摆着的零食,咔嚓咔嚓的,神游外太空。

温柔没兴趣听那些,凑到夏夏旁边,伸手去拿零食袋里的东西跟着吃,女生拉着周媛时不时讨论哪个最限定款包难买,或者是约着哪天一起出国购物。

刘方茜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来,见众人将别墅内巴掌点大的小圆桌围起来。

好笑道:“我这是没有地方了,委屈你们这些少爷,小姐们缩在这?”

这话惹得大家笑起来。

有人举手:“我看这边聊得热闹,过来凑一凑。”

“我也是。”

“他们心口不一,只有我,我是来看美女的,这一桌全是大美女!那叫一个赏心悦目。”

刘方茜笑骂:“油嘴滑舌。”

宁菲总算等到主人家出来,她起身道:“刘总,时间不早,我明天还要工作,先走一步了。”

刘方茜知道她很拼,没有留人,点头道:“你喝酒了,我让人送你?”

宁菲摇头:“不了,有人来接我。”

刘方茜嗯了声:“路上小心。”

宁菲与大家简单的道别。

除了刘方茜,对她的离开多问了两句,其他人神情淡漠,显然是不熟,也不多管的意思。

温柔单手托着腮,望着宁菲离开的背影有些出声。

“宿主——”001的声音突然出现。

温柔一激灵,手下意识的捏住林半夏的胳膊,“夏……”

001诱惑道:“宿主别着急,先听我说完,你难道不想知道来接宁菲的人是谁么?”

“嗯?”林半夏狐疑的看向她。

001的话让温柔有短暂的愣神,条件反射在心里问:“我为什么要知道。”

“难道你就不奇怪宁菲一晚上对你的那些奇怪举动?”001声音仿佛蒙上层摄人心魄的力量,蛊惑着她听之任之。

他话中带着致命的诱惑力,“去看一看吧,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温柔鬼使神差地起身。

林半夏没得到回应,喊了她一声:“温柔?”

温柔眼神飘忽:“我去趟洗手间。”

说罢,她迈开步伐追着宁菲离开的背影而去,林半夏见此,仿佛明白了什么,扯了下嘴角。

离开暖气笼罩的室内,被室外冷风一吹。

温柔有些清醒,她停下脚步,想要回头,001却道:“宿主,宁菲出了小门。”

温柔闻声望去。

宁菲穿着件长款毛呢大衣,脚踩高跟鞋,曼妙身姿走的不疾不徐,她不经意地抬脚走过去,等她发现时,已经站在铁门阴影里。

门外沥青混凝土铺成的宽阔马路,两旁种着名贵绿化树,明亮路灯将树叶照的发着绿光,也照亮停在路边的f40跑车。

宁菲径直朝车子走去。

车子驾驶座玻璃开着,一只骨节分明,五指匀称的手搭在上面,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支点燃的烟,豆大的火星子被寒风吹的轻晃,燃起的烟雾被风卷着消散。

那手轻磕一下,露出虎口上浅淡的齿痕。

温柔定定的凝神望着,她不知道是路灯太亮,还是001刻意为之,她此时的视力好到出奇,甚至能顺着齿痕数清有几颗牙齿。

因为她也是啃老一族。

温柔的解围,时华不会不给她面子,打哈哈将这事糊弄过去,又聊起别的。

这里渐渐的成人群焦点。

不少人往这边聚集过来,参与闲聊。

基本都是他们圈子里的新鲜事,或者八卦,要不说自己投资,玩股票,赔掉多少钱,被家人限制消费等等。

宁菲低头抿了一口果酒,自知插不进去圈子,便一言不发。

林半夏吃着桌上摆着的零食,咔嚓咔嚓的,神游外太空。

温柔没兴趣听那些,凑到夏夏旁边,伸手去拿零食袋里的东西跟着吃,女生拉着周媛时不时讨论哪个最限定款包难买,或者是约着哪天一起出国购物。

刘方茜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来,见众人将别墅内巴掌点大的小圆桌围起来。

好笑道:“我这是没有地方了,委屈你们这些少爷,小姐们缩在这?”

这话惹得大家笑起来。

有人举手:“我看这边聊得热闹,过来凑一凑。”

“我也是。”

“他们心口不一,只有我,我是来看美女的,这一桌全是大美女!那叫一个赏心悦目。”

刘方茜笑骂:“油嘴滑舌。”

宁菲总算等到主人家出来,她起身道:“刘总,时间不早,我明天还要工作,先走一步了。”

刘方茜知道她很拼,没有留人,点头道:“你喝酒了,我让人送你?”

宁菲摇头:“不了,有人来接我。”

刘方茜嗯了声:“路上小心。”

宁菲与大家简单的道别。

除了刘方茜,对她的离开多问了两句,其他人神情淡漠,显然是不熟,也不多管的意思。

温柔单手托着腮,望着宁菲离开的背影有些出声。

“宿主——”001的声音突然出现。

温柔一激灵,手下意识的捏住林半夏的胳膊,“夏……”

001诱惑道:“宿主别着急,先听我说完,你难道不想知道来接宁菲的人是谁么?”

“嗯?”林半夏狐疑的看向她。

001的话让温柔有短暂的愣神,条件反射在心里问:“我为什么要知道。”

“难道你就不奇怪宁菲一晚上对你的那些奇怪举动?”001声音仿佛蒙上层摄人心魄的力量,蛊惑着她听之任之。

他话中带着致命的诱惑力,“去看一看吧,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温柔鬼使神差地起身。

林半夏没得到回应,喊了她一声:“温柔?”

温柔眼神飘忽:“我去趟洗手间。”

说罢,她迈开步伐追着宁菲离开的背影而去,林半夏见此,仿佛明白了什么,扯了下嘴角。

离开暖气笼罩的室内,被室外冷风一吹。

温柔有些清醒,她停下脚步,想要回头,001却道:“宿主,宁菲出了小门。”

温柔闻声望去。

宁菲穿着件长款毛呢大衣,脚踩高跟鞋,曼妙身姿走的不疾不徐,她不经意地抬脚走过去,等她发现时,已经站在铁门阴影里。

门外沥青混凝土铺成的宽阔马路,两旁种着名贵绿化树,明亮路灯将树叶照的发着绿光,也照亮停在路边的f40跑车。

宁菲径直朝车子走去。

车子驾驶座玻璃开着,一只骨节分明,五指匀称的手搭在上面,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支点燃的烟,豆大的火星子被寒风吹的轻晃,燃起的烟雾被风卷着消散。

那手轻磕一下,露出虎口上浅淡的齿痕。

温柔定定的凝神望着,她不知道是路灯太亮,还是001刻意为之,她此时的视力好到出奇,甚至能顺着齿痕数清有几颗牙齿。

因为她也是啃老一族。

温柔的解围,时华不会不给她面子,打哈哈将这事糊弄过去,又聊起别的。

这里渐渐的成人群焦点。

不少人往这边聚集过来,参与闲聊。

基本都是他们圈子里的新鲜事,或者八卦,要不说自己投资,玩股票,赔掉多少钱,被家人限制消费等等。

宁菲低头抿了一口果酒,自知插不进去圈子,便一言不发。

林半夏吃着桌上摆着的零食,咔嚓咔嚓的,神游外太空。

温柔没兴趣听那些,凑到夏夏旁边,伸手去拿零食袋里的东西跟着吃,女生拉着周媛时不时讨论哪个最限定款包难买,或者是约着哪天一起出国购物。

刘方茜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来,见众人将别墅内巴掌点大的小圆桌围起来。

好笑道:“我这是没有地方了,委屈你们这些少爷,小姐们缩在这?”

这话惹得大家笑起来。

有人举手:“我看这边聊得热闹,过来凑一凑。”

“我也是。”

“他们心口不一,只有我,我是来看美女的,这一桌全是大美女!那叫一个赏心悦目。”

刘方茜笑骂:“油嘴滑舌。”

宁菲总算等到主人家出来,她起身道:“刘总,时间不早,我明天还要工作,先走一步了。”

刘方茜知道她很拼,没有留人,点头道:“你喝酒了,我让人送你?”

宁菲摇头:“不了,有人来接我。”

刘方茜嗯了声:“路上小心。”

宁菲与大家简单的道别。

除了刘方茜,对她的离开多问了两句,其他人神情淡漠,显然是不熟,也不多管的意思。

温柔单手托着腮,望着宁菲离开的背影有些出声。

“宿主——”001的声音突然出现。

温柔一激灵,手下意识的捏住林半夏的胳膊,“夏……”

001诱惑道:“宿主别着急,先听我说完,你难道不想知道来接宁菲的人是谁么?”

“嗯?”林半夏狐疑的看向她。

001的话让温柔有短暂的愣神,条件反射在心里问:“我为什么要知道。”

“难道你就不奇怪宁菲一晚上对你的那些奇怪举动?”001声音仿佛蒙上层摄人心魄的力量,蛊惑着她听之任之。

他话中带着致命的诱惑力,“去看一看吧,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温柔鬼使神差地起身。

林半夏没得到回应,喊了她一声:“温柔?”

温柔眼神飘忽:“我去趟洗手间。”

说罢,她迈开步伐追着宁菲离开的背影而去,林半夏见此,仿佛明白了什么,扯了下嘴角。

离开暖气笼罩的室内,被室外冷风一吹。

温柔有些清醒,她停下脚步,想要回头,001却道:“宿主,宁菲出了小门。”

温柔闻声望去。

宁菲穿着件长款毛呢大衣,脚踩高跟鞋,曼妙身姿走的不疾不徐,她不经意地抬脚走过去,等她发现时,已经站在铁门阴影里。

门外沥青混凝土铺成的宽阔马路,两旁种着名贵绿化树,明亮路灯将树叶照的发着绿光,也照亮停在路边的f40跑车。

宁菲径直朝车子走去。

车子驾驶座玻璃开着,一只骨节分明,五指匀称的手搭在上面,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支点燃的烟,豆大的火星子被寒风吹的轻晃,燃起的烟雾被风卷着消散。

那手轻磕一下,露出虎口上浅淡的齿痕。

温柔定定的凝神望着,她不知道是路灯太亮,还是001刻意为之,她此时的视力好到出奇,甚至能顺着齿痕数清有几颗牙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