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卡卡小说网 > 其他 > 我出生那天,天棺赐福,九龙镇煞 > 第222章 有家仙

面对着我的不屑,李兆城的眉头皱了起来,只听他冷笑了一声说道:“死鸭子嘴硬,你再不和李珊珊分手的话,你信不信我让你三年都出不去?”

“老登,别跟我说一些没用的废话了,你就说赌不赌吧,你要是赌赢了的话,我马上就和李珊珊分手。”

李兆城冷冷的说道:“好,还有一分钟,希望一分钟后,你继续这样嘴硬!”

只不过李兆城的话音刚刚落下,牢房的门就被拉了开来,只见满脸兴奋的陈凯出现在了门口,冲着我喊道:“周大师,你真是神了,你可以出去了。”

李兆城的眉头皱了起来,问道:“出去,去哪儿?”

陈凯应该是不认识李兆城的,听完李兆城的话后,他这才注意到我身边还有一个人,脸色一下子就拉了下来:“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不知道这里不让外人进来吗?”

“我是白杨的朋友,是他让我进来的,你有意见的话,可以和他去说。”

陈凯刚想要冲李兆城破口大骂,听到对方说是自己顶头上司的朋友后,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陈凯小心翼翼的凑到了我的耳边,问道:“这老登是谁啊,怎么对你气势汹汹的?”

“这老登是李珊珊他爸!”

“额……”陈凯一下子就傻眼了,他害怕再说错话,就拉了拉我的手臂说道:“走,我带你去办手续离开这里,李珊珊还在等你呢。”

“你先等我一下!”我拦住了陈凯,走到了李兆城的边上,开口说道:“老登,我赢了,跪下来喊我一声爸爸!”

“噗……”

听到我要让李珊珊的老爸给我下跪,一旁刚喝一口热水的陈凯,直接就喷了出来。

身为粤城大老板的李兆城也开始耍赖皮了,他说一声幼稚,转身就要离开。

被李兆城坑的这么惨的我,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我左手中指迅速的伸直,食指掐在中指第一节衡吻,拇指尖与食指尖相对,无名指和小指屈于掌心,形成了一道制鬼缚神的“灵宫诀”,朝着李兆城的身上砸了下去。

砰!

我的“灵宫诀”砸在李兆城的身上的一瞬间,一阵巨大的电光从李兆城的身上传了过来,震的我手指发麻,疼痛无比。

我下意识的松开了手诀,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李兆城和陈凯都没有察觉到刚刚发生的事情。

我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望着李兆城的背影,刚刚他身上的那阵电光消失的无隐无踪,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是……家仙!

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很多有钱人都会请顶级的风水师在自己家里摆设家庭法坛用来供奉家仙。

强大的家仙能够庇佑主人,不受邪祟侵扰和风水师暗算!

看来和言小根说的一样,李兆城这人十分的不简单,在他的身后真有一个十分强大的风水师。

“周大师,你傻愣着干嘛,走啊,我去给你办手续。”

办完手续出了看守所,陈凯并没有让我回家,而是领着我朝公安局的方向走去。

路上,我不解的问道:“怎么了,还有啥手续要办吗?”

陈凯摇头:“李兆城正联合白杨在逼婚李珊珊,给我发消息,喊你来救场。”

我沉思了片刻后,让陈凯去把邓如玉也带过,接着自己先来到了李珊珊的办公室。

我来的时候,穿着白色制服的白杨和李兆城并排坐在沙发上,而李珊珊则是心不在焉的玩弄着电脑。

站在门前的我饶有兴趣的望着房间里面,李兆城抽完一支烟后,冲着李珊珊说道:“珊珊,林家大少爷是真心喜欢你的,你赶紧回去和林少爷成亲。”

“林家可是南方第一大风水家族,你要是能林少爷在一起,我们李家的生意何愁做不大?”

李珊珊十分不理解的说道:“爸,你已经是粤城首富了,你的生意还要做的多大?”

“女儿,你不懂,我们家这些年搞房地产看似有钱,但是钱都是从银行里套的,外强中干,一旦资金链断了顷刻间就会破产,你知不知道?”

“我,我不管,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找到了男朋友,我就不用回去和林少爷成婚的。”

白杨在一旁严肃的说道:“你说的是周小武吗,李珊珊同志,你怎么能和一个犯罪分子在一起呢?”

“他不是犯罪分子,是被人栽赃陷害的。”

白杨听后,满脸的不悦,说道:“李珊珊同志,说话要讲证据,谁栽赃陷害的,你有证据吗?”

“我有!”

在李珊珊有些招架不住的时候,我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在李珊珊三人惊愕的注视下走了进来。

“小武!”

李珊珊看到我无比的惊喜,她快步的走到了我的身边,像是个无助的女孩一样,躲在了我的身后。

“你不是关起来了吗,你怎么出来了?”

白杨看到我走进来,眉头就挑了起来,看来他还不知道邓如玉已经帮我澄清了罪行。

白杨话音刚一落下,陈凯押着脸色苍白,眼神涣散的邓如玉来进到了办公室之中。

看的出来,邓如玉昨晚被吓得不轻,当她注意到办公室的我的时候,身体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咦,这不是邓姐吗,你怎么少了一根手指了,是不是做多了亏心事,被脏东西盯上了?”

听完我的话,邓如玉又想起了昨晚的那吊死鬼,在白杨惊愕的注视下,邓如玉“噗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道歉道:“周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栽赃陷害你的,我该死,我真的该死。”

说完,邓如玉便疯狂的扇着自己的耳光,一声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接二连三的在李珊珊的办公室之中响了起来。

我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这个自抽耳光的女人,没有阻止也没有发言。

几分钟后,邓如玉忍受不了自脸上的疼痛,抽耳光的动作也变得慢了下来。

我这才幽幽的开口问道:“邓如玉,我问你,是你栽赃陷害的我,还是背后有人指使你的?”

听到我的这句话,邓如玉一下子就愣住了,她下意识的望了李兆城一眼,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摇头说道:“不,不,不,没有人指使我,是我自己栽赃陷害你的!”

李兆城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答案,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不屑和挑衅。

“哦,既然是你指使的,那今晚那对夫妻会继续去陪你哦。”

邓如玉听后,瞳孔收缩了一下,脸上无比的惊恐,连忙抱住了我双腿说道:“周大哥,不是我,不是我栽赃陷害的你,是,他,是他让我这么做的!”

说完,邓如玉转身指向了李兆城,李兆城没想到邓如玉变脸变的这么快,一下子就愣住了。

我来的时候,穿着白色制服的白杨和李兆城并排坐在沙发上,而李珊珊则是心不在焉的玩弄着电脑。

站在门前的我饶有兴趣的望着房间里面,李兆城抽完一支烟后,冲着李珊珊说道:“珊珊,林家大少爷是真心喜欢你的,你赶紧回去和林少爷成亲。”

“林家可是南方第一大风水家族,你要是能林少爷在一起,我们李家的生意何愁做不大?”

李珊珊十分不理解的说道:“爸,你已经是粤城首富了,你的生意还要做的多大?”

“女儿,你不懂,我们家这些年搞房地产看似有钱,但是钱都是从银行里套的,外强中干,一旦资金链断了顷刻间就会破产,你知不知道?”

“我,我不管,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找到了男朋友,我就不用回去和林少爷成婚的。”

白杨在一旁严肃的说道:“你说的是周小武吗,李珊珊同志,你怎么能和一个犯罪分子在一起呢?”

“他不是犯罪分子,是被人栽赃陷害的。”

白杨听后,满脸的不悦,说道:“李珊珊同志,说话要讲证据,谁栽赃陷害的,你有证据吗?”

“我有!”

在李珊珊有些招架不住的时候,我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在李珊珊三人惊愕的注视下走了进来。

“小武!”

李珊珊看到我无比的惊喜,她快步的走到了我的身边,像是个无助的女孩一样,躲在了我的身后。

“你不是关起来了吗,你怎么出来了?”

白杨看到我走进来,眉头就挑了起来,看来他还不知道邓如玉已经帮我澄清了罪行。

白杨话音刚一落下,陈凯押着脸色苍白,眼神涣散的邓如玉来进到了办公室之中。

看的出来,邓如玉昨晚被吓得不轻,当她注意到办公室的我的时候,身体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咦,这不是邓姐吗,你怎么少了一根手指了,是不是做多了亏心事,被脏东西盯上了?”

听完我的话,邓如玉又想起了昨晚的那吊死鬼,在白杨惊愕的注视下,邓如玉“噗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道歉道:“周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栽赃陷害你的,我该死,我真的该死。”

说完,邓如玉便疯狂的扇着自己的耳光,一声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接二连三的在李珊珊的办公室之中响了起来。

我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这个自抽耳光的女人,没有阻止也没有发言。

几分钟后,邓如玉忍受不了自脸上的疼痛,抽耳光的动作也变得慢了下来。

我这才幽幽的开口问道:“邓如玉,我问你,是你栽赃陷害的我,还是背后有人指使你的?”

听到我的这句话,邓如玉一下子就愣住了,她下意识的望了李兆城一眼,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摇头说道:“不,不,不,没有人指使我,是我自己栽赃陷害你的!”

李兆城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答案,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不屑和挑衅。

“哦,既然是你指使的,那今晚那对夫妻会继续去陪你哦。”

邓如玉听后,瞳孔收缩了一下,脸上无比的惊恐,连忙抱住了我双腿说道:“周大哥,不是我,不是我栽赃陷害的你,是,他,是他让我这么做的!”

说完,邓如玉转身指向了李兆城,李兆城没想到邓如玉变脸变的这么快,一下子就愣住了。

我来的时候,穿着白色制服的白杨和李兆城并排坐在沙发上,而李珊珊则是心不在焉的玩弄着电脑。

站在门前的我饶有兴趣的望着房间里面,李兆城抽完一支烟后,冲着李珊珊说道:“珊珊,林家大少爷是真心喜欢你的,你赶紧回去和林少爷成亲。”

“林家可是南方第一大风水家族,你要是能林少爷在一起,我们李家的生意何愁做不大?”

李珊珊十分不理解的说道:“爸,你已经是粤城首富了,你的生意还要做的多大?”

“女儿,你不懂,我们家这些年搞房地产看似有钱,但是钱都是从银行里套的,外强中干,一旦资金链断了顷刻间就会破产,你知不知道?”

“我,我不管,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找到了男朋友,我就不用回去和林少爷成婚的。”

白杨在一旁严肃的说道:“你说的是周小武吗,李珊珊同志,你怎么能和一个犯罪分子在一起呢?”

“他不是犯罪分子,是被人栽赃陷害的。”

白杨听后,满脸的不悦,说道:“李珊珊同志,说话要讲证据,谁栽赃陷害的,你有证据吗?”

“我有!”

在李珊珊有些招架不住的时候,我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在李珊珊三人惊愕的注视下走了进来。

“小武!”

李珊珊看到我无比的惊喜,她快步的走到了我的身边,像是个无助的女孩一样,躲在了我的身后。

“你不是关起来了吗,你怎么出来了?”

白杨看到我走进来,眉头就挑了起来,看来他还不知道邓如玉已经帮我澄清了罪行。

白杨话音刚一落下,陈凯押着脸色苍白,眼神涣散的邓如玉来进到了办公室之中。

看的出来,邓如玉昨晚被吓得不轻,当她注意到办公室的我的时候,身体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咦,这不是邓姐吗,你怎么少了一根手指了,是不是做多了亏心事,被脏东西盯上了?”

听完我的话,邓如玉又想起了昨晚的那吊死鬼,在白杨惊愕的注视下,邓如玉“噗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道歉道:“周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栽赃陷害你的,我该死,我真的该死。”

说完,邓如玉便疯狂的扇着自己的耳光,一声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接二连三的在李珊珊的办公室之中响了起来。

我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这个自抽耳光的女人,没有阻止也没有发言。

几分钟后,邓如玉忍受不了自脸上的疼痛,抽耳光的动作也变得慢了下来。

我这才幽幽的开口问道:“邓如玉,我问你,是你栽赃陷害的我,还是背后有人指使你的?”

听到我的这句话,邓如玉一下子就愣住了,她下意识的望了李兆城一眼,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摇头说道:“不,不,不,没有人指使我,是我自己栽赃陷害你的!”

李兆城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答案,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不屑和挑衅。

“哦,既然是你指使的,那今晚那对夫妻会继续去陪你哦。”

邓如玉听后,瞳孔收缩了一下,脸上无比的惊恐,连忙抱住了我双腿说道:“周大哥,不是我,不是我栽赃陷害的你,是,他,是他让我这么做的!”

说完,邓如玉转身指向了李兆城,李兆城没想到邓如玉变脸变的这么快,一下子就愣住了。

我来的时候,穿着白色制服的白杨和李兆城并排坐在沙发上,而李珊珊则是心不在焉的玩弄着电脑。

站在门前的我饶有兴趣的望着房间里面,李兆城抽完一支烟后,冲着李珊珊说道:“珊珊,林家大少爷是真心喜欢你的,你赶紧回去和林少爷成亲。”

“林家可是南方第一大风水家族,你要是能林少爷在一起,我们李家的生意何愁做不大?”

李珊珊十分不理解的说道:“爸,你已经是粤城首富了,你的生意还要做的多大?”

“女儿,你不懂,我们家这些年搞房地产看似有钱,但是钱都是从银行里套的,外强中干,一旦资金链断了顷刻间就会破产,你知不知道?”

“我,我不管,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找到了男朋友,我就不用回去和林少爷成婚的。”

白杨在一旁严肃的说道:“你说的是周小武吗,李珊珊同志,你怎么能和一个犯罪分子在一起呢?”

“他不是犯罪分子,是被人栽赃陷害的。”

白杨听后,满脸的不悦,说道:“李珊珊同志,说话要讲证据,谁栽赃陷害的,你有证据吗?”

“我有!”

在李珊珊有些招架不住的时候,我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在李珊珊三人惊愕的注视下走了进来。

“小武!”

李珊珊看到我无比的惊喜,她快步的走到了我的身边,像是个无助的女孩一样,躲在了我的身后。

“你不是关起来了吗,你怎么出来了?”

白杨看到我走进来,眉头就挑了起来,看来他还不知道邓如玉已经帮我澄清了罪行。

白杨话音刚一落下,陈凯押着脸色苍白,眼神涣散的邓如玉来进到了办公室之中。

看的出来,邓如玉昨晚被吓得不轻,当她注意到办公室的我的时候,身体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咦,这不是邓姐吗,你怎么少了一根手指了,是不是做多了亏心事,被脏东西盯上了?”

听完我的话,邓如玉又想起了昨晚的那吊死鬼,在白杨惊愕的注视下,邓如玉“噗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道歉道:“周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栽赃陷害你的,我该死,我真的该死。”

说完,邓如玉便疯狂的扇着自己的耳光,一声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接二连三的在李珊珊的办公室之中响了起来。

我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这个自抽耳光的女人,没有阻止也没有发言。

几分钟后,邓如玉忍受不了自脸上的疼痛,抽耳光的动作也变得慢了下来。

我这才幽幽的开口问道:“邓如玉,我问你,是你栽赃陷害的我,还是背后有人指使你的?”

听到我的这句话,邓如玉一下子就愣住了,她下意识的望了李兆城一眼,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摇头说道:“不,不,不,没有人指使我,是我自己栽赃陷害你的!”

李兆城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答案,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不屑和挑衅。

“哦,既然是你指使的,那今晚那对夫妻会继续去陪你哦。”

邓如玉听后,瞳孔收缩了一下,脸上无比的惊恐,连忙抱住了我双腿说道:“周大哥,不是我,不是我栽赃陷害的你,是,他,是他让我这么做的!”

说完,邓如玉转身指向了李兆城,李兆城没想到邓如玉变脸变的这么快,一下子就愣住了。

我来的时候,穿着白色制服的白杨和李兆城并排坐在沙发上,而李珊珊则是心不在焉的玩弄着电脑。

站在门前的我饶有兴趣的望着房间里面,李兆城抽完一支烟后,冲着李珊珊说道:“珊珊,林家大少爷是真心喜欢你的,你赶紧回去和林少爷成亲。”

“林家可是南方第一大风水家族,你要是能林少爷在一起,我们李家的生意何愁做不大?”

李珊珊十分不理解的说道:“爸,你已经是粤城首富了,你的生意还要做的多大?”

“女儿,你不懂,我们家这些年搞房地产看似有钱,但是钱都是从银行里套的,外强中干,一旦资金链断了顷刻间就会破产,你知不知道?”

“我,我不管,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找到了男朋友,我就不用回去和林少爷成婚的。”

白杨在一旁严肃的说道:“你说的是周小武吗,李珊珊同志,你怎么能和一个犯罪分子在一起呢?”

“他不是犯罪分子,是被人栽赃陷害的。”

白杨听后,满脸的不悦,说道:“李珊珊同志,说话要讲证据,谁栽赃陷害的,你有证据吗?”

“我有!”

在李珊珊有些招架不住的时候,我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在李珊珊三人惊愕的注视下走了进来。

“小武!”

李珊珊看到我无比的惊喜,她快步的走到了我的身边,像是个无助的女孩一样,躲在了我的身后。

“你不是关起来了吗,你怎么出来了?”

白杨看到我走进来,眉头就挑了起来,看来他还不知道邓如玉已经帮我澄清了罪行。

白杨话音刚一落下,陈凯押着脸色苍白,眼神涣散的邓如玉来进到了办公室之中。

看的出来,邓如玉昨晚被吓得不轻,当她注意到办公室的我的时候,身体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咦,这不是邓姐吗,你怎么少了一根手指了,是不是做多了亏心事,被脏东西盯上了?”

听完我的话,邓如玉又想起了昨晚的那吊死鬼,在白杨惊愕的注视下,邓如玉“噗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道歉道:“周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栽赃陷害你的,我该死,我真的该死。”

说完,邓如玉便疯狂的扇着自己的耳光,一声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接二连三的在李珊珊的办公室之中响了起来。

我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这个自抽耳光的女人,没有阻止也没有发言。

几分钟后,邓如玉忍受不了自脸上的疼痛,抽耳光的动作也变得慢了下来。

我这才幽幽的开口问道:“邓如玉,我问你,是你栽赃陷害的我,还是背后有人指使你的?”

听到我的这句话,邓如玉一下子就愣住了,她下意识的望了李兆城一眼,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摇头说道:“不,不,不,没有人指使我,是我自己栽赃陷害你的!”

李兆城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答案,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不屑和挑衅。

“哦,既然是你指使的,那今晚那对夫妻会继续去陪你哦。”

邓如玉听后,瞳孔收缩了一下,脸上无比的惊恐,连忙抱住了我双腿说道:“周大哥,不是我,不是我栽赃陷害的你,是,他,是他让我这么做的!”

说完,邓如玉转身指向了李兆城,李兆城没想到邓如玉变脸变的这么快,一下子就愣住了。

我来的时候,穿着白色制服的白杨和李兆城并排坐在沙发上,而李珊珊则是心不在焉的玩弄着电脑。

站在门前的我饶有兴趣的望着房间里面,李兆城抽完一支烟后,冲着李珊珊说道:“珊珊,林家大少爷是真心喜欢你的,你赶紧回去和林少爷成亲。”

“林家可是南方第一大风水家族,你要是能林少爷在一起,我们李家的生意何愁做不大?”

李珊珊十分不理解的说道:“爸,你已经是粤城首富了,你的生意还要做的多大?”

“女儿,你不懂,我们家这些年搞房地产看似有钱,但是钱都是从银行里套的,外强中干,一旦资金链断了顷刻间就会破产,你知不知道?”

“我,我不管,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找到了男朋友,我就不用回去和林少爷成婚的。”

白杨在一旁严肃的说道:“你说的是周小武吗,李珊珊同志,你怎么能和一个犯罪分子在一起呢?”

“他不是犯罪分子,是被人栽赃陷害的。”

白杨听后,满脸的不悦,说道:“李珊珊同志,说话要讲证据,谁栽赃陷害的,你有证据吗?”

“我有!”

在李珊珊有些招架不住的时候,我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在李珊珊三人惊愕的注视下走了进来。

“小武!”

李珊珊看到我无比的惊喜,她快步的走到了我的身边,像是个无助的女孩一样,躲在了我的身后。

“你不是关起来了吗,你怎么出来了?”

白杨看到我走进来,眉头就挑了起来,看来他还不知道邓如玉已经帮我澄清了罪行。

白杨话音刚一落下,陈凯押着脸色苍白,眼神涣散的邓如玉来进到了办公室之中。

看的出来,邓如玉昨晚被吓得不轻,当她注意到办公室的我的时候,身体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咦,这不是邓姐吗,你怎么少了一根手指了,是不是做多了亏心事,被脏东西盯上了?”

听完我的话,邓如玉又想起了昨晚的那吊死鬼,在白杨惊愕的注视下,邓如玉“噗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道歉道:“周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栽赃陷害你的,我该死,我真的该死。”

说完,邓如玉便疯狂的扇着自己的耳光,一声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接二连三的在李珊珊的办公室之中响了起来。

我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这个自抽耳光的女人,没有阻止也没有发言。

几分钟后,邓如玉忍受不了自脸上的疼痛,抽耳光的动作也变得慢了下来。

我这才幽幽的开口问道:“邓如玉,我问你,是你栽赃陷害的我,还是背后有人指使你的?”

听到我的这句话,邓如玉一下子就愣住了,她下意识的望了李兆城一眼,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摇头说道:“不,不,不,没有人指使我,是我自己栽赃陷害你的!”

李兆城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答案,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不屑和挑衅。

“哦,既然是你指使的,那今晚那对夫妻会继续去陪你哦。”

邓如玉听后,瞳孔收缩了一下,脸上无比的惊恐,连忙抱住了我双腿说道:“周大哥,不是我,不是我栽赃陷害的你,是,他,是他让我这么做的!”

说完,邓如玉转身指向了李兆城,李兆城没想到邓如玉变脸变的这么快,一下子就愣住了。

我来的时候,穿着白色制服的白杨和李兆城并排坐在沙发上,而李珊珊则是心不在焉的玩弄着电脑。

站在门前的我饶有兴趣的望着房间里面,李兆城抽完一支烟后,冲着李珊珊说道:“珊珊,林家大少爷是真心喜欢你的,你赶紧回去和林少爷成亲。”

“林家可是南方第一大风水家族,你要是能林少爷在一起,我们李家的生意何愁做不大?”

李珊珊十分不理解的说道:“爸,你已经是粤城首富了,你的生意还要做的多大?”

“女儿,你不懂,我们家这些年搞房地产看似有钱,但是钱都是从银行里套的,外强中干,一旦资金链断了顷刻间就会破产,你知不知道?”

“我,我不管,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找到了男朋友,我就不用回去和林少爷成婚的。”

白杨在一旁严肃的说道:“你说的是周小武吗,李珊珊同志,你怎么能和一个犯罪分子在一起呢?”

“他不是犯罪分子,是被人栽赃陷害的。”

白杨听后,满脸的不悦,说道:“李珊珊同志,说话要讲证据,谁栽赃陷害的,你有证据吗?”

“我有!”

在李珊珊有些招架不住的时候,我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在李珊珊三人惊愕的注视下走了进来。

“小武!”

李珊珊看到我无比的惊喜,她快步的走到了我的身边,像是个无助的女孩一样,躲在了我的身后。

“你不是关起来了吗,你怎么出来了?”

白杨看到我走进来,眉头就挑了起来,看来他还不知道邓如玉已经帮我澄清了罪行。

白杨话音刚一落下,陈凯押着脸色苍白,眼神涣散的邓如玉来进到了办公室之中。

看的出来,邓如玉昨晚被吓得不轻,当她注意到办公室的我的时候,身体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咦,这不是邓姐吗,你怎么少了一根手指了,是不是做多了亏心事,被脏东西盯上了?”

听完我的话,邓如玉又想起了昨晚的那吊死鬼,在白杨惊愕的注视下,邓如玉“噗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道歉道:“周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栽赃陷害你的,我该死,我真的该死。”

说完,邓如玉便疯狂的扇着自己的耳光,一声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接二连三的在李珊珊的办公室之中响了起来。

我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这个自抽耳光的女人,没有阻止也没有发言。

几分钟后,邓如玉忍受不了自脸上的疼痛,抽耳光的动作也变得慢了下来。

我这才幽幽的开口问道:“邓如玉,我问你,是你栽赃陷害的我,还是背后有人指使你的?”

听到我的这句话,邓如玉一下子就愣住了,她下意识的望了李兆城一眼,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摇头说道:“不,不,不,没有人指使我,是我自己栽赃陷害你的!”

李兆城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答案,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不屑和挑衅。

“哦,既然是你指使的,那今晚那对夫妻会继续去陪你哦。”

邓如玉听后,瞳孔收缩了一下,脸上无比的惊恐,连忙抱住了我双腿说道:“周大哥,不是我,不是我栽赃陷害的你,是,他,是他让我这么做的!”

说完,邓如玉转身指向了李兆城,李兆城没想到邓如玉变脸变的这么快,一下子就愣住了。

我来的时候,穿着白色制服的白杨和李兆城并排坐在沙发上,而李珊珊则是心不在焉的玩弄着电脑。

站在门前的我饶有兴趣的望着房间里面,李兆城抽完一支烟后,冲着李珊珊说道:“珊珊,林家大少爷是真心喜欢你的,你赶紧回去和林少爷成亲。”

“林家可是南方第一大风水家族,你要是能林少爷在一起,我们李家的生意何愁做不大?”

李珊珊十分不理解的说道:“爸,你已经是粤城首富了,你的生意还要做的多大?”

“女儿,你不懂,我们家这些年搞房地产看似有钱,但是钱都是从银行里套的,外强中干,一旦资金链断了顷刻间就会破产,你知不知道?”

“我,我不管,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找到了男朋友,我就不用回去和林少爷成婚的。”

白杨在一旁严肃的说道:“你说的是周小武吗,李珊珊同志,你怎么能和一个犯罪分子在一起呢?”

“他不是犯罪分子,是被人栽赃陷害的。”

白杨听后,满脸的不悦,说道:“李珊珊同志,说话要讲证据,谁栽赃陷害的,你有证据吗?”

“我有!”

在李珊珊有些招架不住的时候,我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在李珊珊三人惊愕的注视下走了进来。

“小武!”

李珊珊看到我无比的惊喜,她快步的走到了我的身边,像是个无助的女孩一样,躲在了我的身后。

“你不是关起来了吗,你怎么出来了?”

白杨看到我走进来,眉头就挑了起来,看来他还不知道邓如玉已经帮我澄清了罪行。

白杨话音刚一落下,陈凯押着脸色苍白,眼神涣散的邓如玉来进到了办公室之中。

看的出来,邓如玉昨晚被吓得不轻,当她注意到办公室的我的时候,身体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咦,这不是邓姐吗,你怎么少了一根手指了,是不是做多了亏心事,被脏东西盯上了?”

听完我的话,邓如玉又想起了昨晚的那吊死鬼,在白杨惊愕的注视下,邓如玉“噗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道歉道:“周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栽赃陷害你的,我该死,我真的该死。”

说完,邓如玉便疯狂的扇着自己的耳光,一声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接二连三的在李珊珊的办公室之中响了起来。

我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这个自抽耳光的女人,没有阻止也没有发言。

几分钟后,邓如玉忍受不了自脸上的疼痛,抽耳光的动作也变得慢了下来。

我这才幽幽的开口问道:“邓如玉,我问你,是你栽赃陷害的我,还是背后有人指使你的?”

听到我的这句话,邓如玉一下子就愣住了,她下意识的望了李兆城一眼,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摇头说道:“不,不,不,没有人指使我,是我自己栽赃陷害你的!”

李兆城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答案,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不屑和挑衅。

“哦,既然是你指使的,那今晚那对夫妻会继续去陪你哦。”

邓如玉听后,瞳孔收缩了一下,脸上无比的惊恐,连忙抱住了我双腿说道:“周大哥,不是我,不是我栽赃陷害的你,是,他,是他让我这么做的!”

说完,邓如玉转身指向了李兆城,李兆城没想到邓如玉变脸变的这么快,一下子就愣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