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卡卡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她携财产离婚,前夫全球追妻 > 第238章 霍总同意离婚了!

“如果我每次接到顾医生的电话,立刻就能丢下你就走,无论什么场合,哪怕是大半夜的,也会去陪他,他能随时打电话给我,和我谈心拥抱,而他和你发生任何矛盾,我会相信他,站在他那边来指责你!”

商满月几乎是一口气将这段话说完的,她满眼讥讽地看着霍璟博噙着怒火的眸子,接着问。

“然后我再来告诉你,我们之间清清白白的,你信吗?你乐意吗?”

她的话刚落,男人已大步跨到了她的跟前,用力捏住她的下颌,迫使她抬眸看向他。

霍璟博恶狠狠地咬着后糟牙,话语像是从牙缝里挤着出来一样。

“你敢!”

她终于承认她对顾羡之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了!

不装了,直接在他跟前摊牌了是吧!

骨头感觉都要被捏碎了,商满月却还是笑着,她迎着他森冷的眼神,毫不畏惧地回。

“你能做,我为什么不能做?你是比我多一只眼睛还是多一张嘴巴,大家都是人,男女平等,凭什么只许你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牙尖嘴利的女人!

这一刻,他真的想要将她那口会咬人的牙都拔了。

霍璟博眸光沉了下来,呼吸粗重,怒火萦绕在周身,小臂上的青筋一一凸起,他气得恨不得弄死她。

商满月半点不退让,还是梗着脖子与他对峙。

即便她说的话有气他的成分,但字字句句,都是泣血的心声。

她为自己多年的爱恋感到不值,为自己在讨公道。

偌大的卧室里,只剩下两个人起伏的沉重呼吸,看向彼此的目光,只有怨和冷。

半晌,霍璟博扯了一下唇角。

眸底所有的怒火尽敛,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致的寒意,他甚至还笑着开了口,“霍太太,看来还是我没有喂饱你,才会让你的心思放在外面!”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不由分说地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朝着大床走去。

意识到他想做什么,商满月用力地挣扎起来,抓咬挠齐齐用上。

每一次,他只会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

从来不曾正视过真正的问题所在!

她痛恨他的触碰,她不愿意再和他接触!

然而她那点力气又岂能抵挡得了盛怒中的男人,霍璟博攥住她的双手摁到了脸颊两侧,将她死死地钉在床上,俯下身就去吻她的唇瓣。

这个吻,更像是发泄的啃咬,他们仿佛在角逐,他势要征服她,她咬着牙反抗到底。

可她越是这样,越是激发男人的征服欲,他哂笑一声,像是在嘲笑她的这点小伎俩。

两个人的博弈,最终还是以商满月失败告终,力气和氧气都被攫取干净,被男人抵在床尾,眼神恍惚……

突然间,她放弃了所有的挣扎,就这样仰躺着,静静地看着悬在上方的霍璟博。

头顶的灯光打在他的身后,幽光的光晕中,他的五官轮廓越发地立体俊美,浑身都是张狂的野性,欲念下,不见狰狞更添性感魅力。

无疑,是很容易就让女人心动的。

她嫁给他三年,为他心动了三年,1086个日夜,她那么喜欢他,那时即便什么都不做,单纯一个拥抱,都能让她悸动不已。

如今,只剩悲凉。

她的心无法再为他心动,她的身体也不再渴望他。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一点一点地从喉咙里挤了出来。

“霍璟博,你说对了,你已经满足不了我了。”

她追求的情爱不是这样的,没有爱,哪来的欲,又哪来的欢愉?

霍璟博的动作猛一顿。

今晚她对他说的每一个字,真的是字字扎心。

像是拿着一把刀子,毫不留情地往他心口处捅。

仅仅是因为,她就是不想要他了!

曾经那个各种想尽办法都要粘着他,使劲刷存在感都是为了让他多看她一眼的女人,真的消失了吗?

不,他不相信!

既然那么爱那么喜欢过,又怎么可能说没了就没了?

“女人总是口是心非,最好你的身体,也是这个答案!”

霍璟博再次被她激怒,他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张口,他重重地吻她,纠缠着她的唇舌,用尽技巧来撩拨她。

他那样熟悉她的身体,他们的身体又那样地契合,无数个日夜,他们都那样快乐,怎么会满足不了她呢?

商满月沉默地承受着,就这样由着他折腾,她甚至还有一点点分心了。

直至——

无论霍璟博怎么做,她的身体几乎不起什么反应,哪怕他用尽手段,各种取悦她。

她却还是无动于衷。

他伏在她身上,重重地喘着气,似是极不甘心,看着她的眼神充斥着极致的不解和得不到的怨。

商满月终于抬起手,这一次终于推开了他。

她重新坐了起来,睡裙已经被他撕碎踩在脚底下,她也不在意他看着,就这样下了床,走入更衣间,穿上新的睡衣。

等她整理好出来后,霍璟博也披上了睡袍,他站在落地窗那边,眺望着城市的夜,身上的冷意更甚,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凌厉气息。

他取了一根烟,叼在嘴里,拿着打火机要点燃时,似是想到了什么,还是收了手。

随后,将烟盒和打火机,重重地丢到了地上。

足以显示,他的滔天怒意。

商满月定定地站在原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弯腰捡起地上的那份合同,缓步走上前。

她与他并肩,眺望着外面的夜。

说来也好笑,结婚这么久了,竟然还是第一次,与他这样并肩地站在这里看风景。

从前他要么不回家,要么回家了,几乎也就是床上那点事。

她对他的价值,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呢。

“霍璟博,其实我们这样,真的没意思的,你不爱我,我对你也……”

商满月缓缓地吞咽了口唾沫,才将剩下的话说完,“没感情了。”

“爷爷一直希望我们好好的,既然好不了,那就好聚好散,我不想和你成为敌人,当然,我也不怕和你成为敌人!”

说到这,她抬眸,看向男人紧绷的侧脸,“你同意离婚,爷爷的这份家产就是你的,你按照我们之前签订的离婚协议履行就行,如果你不想给我股份也可以,你再给我一笔钱一次性买断……”

男人冷不丁嗤笑出声。

“商满月,你真觉得你可以和我谈条件?”

他回过身看她,眼神冰冷又讥讽。

商满月举起手中那份合同,不紧不慢地说:“你不同意,那我就只能去找二伯聊了,相信他会很高兴我加入他的阵营。”

“所以,你威胁我?”霍璟博还在笑,那笑容却极其骇人。

“不。”商满月轻轻摇头,“我是在和你谈交易,霍总,你是生意人你该很清楚,什么叫做取舍。”

“感情上你做不到取舍,商场上,总能做到吧?你向来知道,什么是利益最大化。”

若是寻常,哪怕有这份合同她未必能斗得过他,然而这种非常时期,他就不得不好好衡量了。

霍璟博被她冷静的分析给气笑了,“你就这么想离婚?那我们的允诗呢?你要带着她投向别的男人怀抱?你就是这样当好妈妈的?”

允诗……

若她真的怀了,也许做不到这么果断。

大概是他们的这段婚姻真的走到了尽头,所以老天都在眷顾她。

但这事肯定不能现在说,会更加刺激他。

狗男人疯批起来,不知道会做什么。

她暗暗吸了口气,承诺,“你若是愿意和我好聚好散,允诗生下来后,我们可以共同抚养,我不会剥夺你身为父亲的权利。”

回答得如此流畅,口齿这样清晰,说明她老早就想好了这场谈判。

她早就想好了怎么离开他!

霍璟博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拧着,难受至极,几乎要窒息。

垂在身体两侧的手重重地攥紧,手背上的青筋全部浮起,他就这样恶狠狠地盯着她。

他的眼尾泛起浓郁的红,莫名有了一丝破碎感。

商满月等着他的答案。

可他始终一语不发,半晌,直接摔门离去。

一个星期后,商满月在小花园浇水时,石律师打了电话过来。

他问她有没有时间,想约她见面。

商满月无意识地攥紧了手机,问:“霍璟博同意离婚了吗?”

石律师回:“是的,霍总同意离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